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我的相亲对象,正在查我的开房记录”

www.tjlianghao.com2019-08-30

  2019 人类调研中心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搞得xb又开始日常恐婚。

  第一件当然是具惠善和安宰贤的年度离婚大戏,谁也没想到曾经那么恩爱的俩人,如今会撕得如此难看。

  第二件事,则是一周登三次热搜的相亲节目《相亲才会赢》和《凡人有喜》,抠门男、妈宝、滥用职权……一个又一个刷新了我们对相亲男人的认知,相关视频下更是累计了3万多条恶评。

  但愤怒之外,其实这件事也颇值得大家思考。

  

  相亲的底线是互相尊重

  第一位出场的这位张先生,年龄30,出身农村,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南开大学,还通过公招顺利进入事业单位,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和自己的房子,可以说一路走来不容易。

  

  节目开始,他给出的相亲需求很务实——女方和他条件相当就行。

  根据他的条件,节目组找来的第一位女嘉宾,外形和收入上就很匹配,但他第一眼就把女嘉宾pass了。

  

  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嫌弃女生“ktv经理”的职业,觉得这种工作“不正经”,言语间更是充满了歧视。

  明白了这位老哥的诉求,节目组找来了第二位女嘉宾。

  这次完全符合他的要求:公务员,重庆本地人,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

  

  结果,女嘉宾一上场他就立刻发起灵魂拷问攻击——

  “你住哪儿?沙坪坝挺大的,你家在沙坪坝哪一块?”

  “你在什么性质的单位上班?是公招考上的吗?”

  “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是本科学历吗?”

  “父母多大?应该没退休吧?”

  ……

  在尴尬的气氛下,俩人终于熬到了吃饭环节,于是最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张先生拉着女嘉宾在街上绕了大半天,还是不愿意找地方吃饭,女嘉宾提出想吃日料,他直接把嫌贵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不情不愿地到了日料店,突然热情地邀请节目组一起用餐。

  原因是节目组曾告诉他,工作人员有工作餐,可以报销,他想节目组把他俩的饭也一起报销。

  如果说前面这些还是普通奇葩行为,那么张先生后面的表现就很过分了。

  点餐时,他当着女嘉宾的面问节目组“这餐费到底谁出”,明确表示自己不想承担太多费用。

  

  甚至怀疑节目组和女嘉宾是专门带他来这样的饭馆消费的:“你们不会是饭托吧”。

  最终,这场相亲在张先生和主持人的正面冲突下结束,相亲节目看得少,如此奇葩的嘉宾,是真的平生未见。

  第二位出场的沈先生,年龄31岁,酒店主管,当代鸽王。

  明明节目组事先告知过他录制的时间,女嘉宾带着亲友团全都到了,他作为男主角却一直不来。

  十几号人在冬天的寒风中等了他三十分钟,节目组给他打电话,永远都是推脱三连——“我出发了”、“在堵车”、“马上到了”。

  

  更奇葩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等着,主持人发现有两个大妈模样的路人经过她们身边,可劲儿往人群里盯着看,还时不时对她们站的地方评头论足一番。

  主持人发现苗头不对,赶紧上前询问,大妈上来就是一句:“(女嘉宾)是不是就是那边穿黑衣服的女的?”

  得到了主持人的肯定回答后,大妈一口咬定:“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原来,这位大妈是男嘉宾的亲妈。

  主持人问她为啥觉得女嘉宾不行,理由很直接——长相不过关。

  接下来出现了让在场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一幕:大妈拿出手机,叫自己的儿子不要来了。

  第三位压轴出场的男子,走位和张先生、沈先生不太一致,是靠主持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才展现出奇葩到“可怕”的一面。

  

  男嘉宾邓先生,憨厚,对人大方,相亲要求就一个:必须在司法系统工作,工作得是公务员、法官、检察官、警察相关类别。

  至于为什么?往下看就知道了。

  明明是和女嘉宾相亲,邓先生却一直在问餐馆服务员的个人信息、有没有男朋友,全程忽视女嘉宾。

  

  接下来的内容,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邓先生之所以问得这么详细,是因为想查她的的个人信息,主持人逼问他为什么,他更回答得理直气壮——“知道的人总要查一查”。

  这个查可不是简单的查,而是通过司法系统,直接将他人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与身份证相关的一切信息都查了出来,甚至连女生住过几次酒店,都能查得清清楚楚。

  偏偏他还觉得非常合理:“我跟你认识以后嘛,本能的想要看一下。”

  

  邓先生的回答惊呆了主持人,悄悄一问,得到的回答越来越让人震惊:

  原来他的行为远不止查人记录这么简单,仗着自己是单位的小领导,经常以工作的名义暗示下属集资送礼。

  甚至还对心仪的女下属发骚扰短信,连人家男朋友的手机号都清清楚楚。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还以收集信息为由,询问这名女下属家人的身份证号码。

  

  眼看着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节目被紧急叫停。

  魔幻现实主义相亲现场

  悲哀,是怪姐对这三个男嘉宾的看法。

  他们的悲哀在于,当他们不尊重对方、把对方当作交易商品来看待的时候,自己也在悄然间变成了商品。

  人一旦在相亲中开始“看条件”,就很难再去体会爱情的珍贵,婚姻的意义,相亲在他们看来,就彻底沦为了比较“数字”,这当然很可悲。

  

  ▲

  “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

  其实对于相亲这种形式,怪姐并不反对或者歧视,婚恋本就有各种形式,并无高下之分。

  比如小编的一个同学,性格很开朗,经常在校友群里开玩笑让大家给她介绍对象,说自己不看条件只看三观,偶尔也会看看外表。

  最后她还真的和相亲对象好上了,俩人三观一致性格互补,距今已经结婚五年,还三天两头地在朋友圈里晒一家三口度假旅行的照片。

  这样的完美结局并不是不会在相亲中出现,她的成功,是没有把相亲当成一场赤裸裸的交易,尊重对方尊重自己,自然能够有所收获。

  

  前几年相亲市场特别流行公园里的相亲角,怪姐去过一次,那种震撼的感觉至今铭记于心,好像不是在看人,而是在超市看按斤两买卖的肉。

  路边全是征婚者的父母,有的把征婚信息挂在伞上,有的把它贴在树干上,他们互相观察对方的信息,偶尔也会询问年轻的路人。

  无论是上述三位老哥的表现,还是相亲角的存在,本质上是对“人”缺少起码的尊重,在这里,一个个鲜活、有脾气的人,变成了户籍、工作、房产等明码实价的数字。

  

  怪姐反对的,也正是这种买卖式的婚配方式,幸福的婚姻永远不是靠房产和户口就能获得的,明码标价的相亲,不会让你迅速找到丈夫或妻子,只会让你失去本该拥有的尊严。

  相亲最初之所以存在,是让我们可以获得更多追求爱情的方法,而不是彻底放弃爱情。

  

  -End.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搞得xb又开始日常恐婚。

  第一件当然是具惠善和安宰贤的年度离婚大戏,谁也没想到曾经那么恩爱的俩人,如今会撕得如此难看。

  第二件事,则是一周登三次热搜的相亲节目《相亲才会赢》和《凡人有喜》,抠门男、妈宝、滥用职权……一个又一个刷新了我们对相亲男人的认知,相关视频下更是累计了3万多条恶评。

  但愤怒之外,其实这件事也颇值得大家思考。

  

  相亲的底线是互相尊重

  第一位出场的这位张先生,年龄30,出身农村,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南开大学,还通过公招顺利进入事业单位,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和自己的房子,可以说一路走来不容易。

  

  节目开始,他给出的相亲需求很务实——女方和他条件相当就行。

  根据他的条件,节目组找来的第一位女嘉宾,外形和收入上就很匹配,但他第一眼就把女嘉宾pass了。

  

  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嫌弃女生“ktv经理”的职业,觉得这种工作“不正经”,言语间更是充满了歧视。

  明白了这位老哥的诉求,节目组找来了第二位女嘉宾。

  这次完全符合他的要求:公务员,重庆本地人,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

  

  结果,女嘉宾一上场他就立刻发起灵魂拷问攻击——

  “你住哪儿?沙坪坝挺大的,你家在沙坪坝哪一块?”

  “你在什么性质的单位上班?是公招考上的吗?”

  “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是本科学历吗?”

  “父母多大?应该没退休吧?”

  ……

  在尴尬的气氛下,俩人终于熬到了吃饭环节,于是最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张先生拉着女嘉宾在街上绕了大半天,还是不愿意找地方吃饭,女嘉宾提出想吃日料,他直接把嫌贵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不情不愿地到了日料店,突然热情地邀请节目组一起用餐。

  原因是节目组曾告诉他,工作人员有工作餐,可以报销,他想节目组把他俩的饭也一起报销。

  如果说前面这些还是普通奇葩行为,那么张先生后面的表现就很过分了。

  点餐时,他当着女嘉宾的面问节目组“这餐费到底谁出”,明确表示自己不想承担太多费用。

  

  甚至怀疑节目组和女嘉宾是专门带他来这样的饭馆消费的:“你们不会是饭托吧”。

  最终,这场相亲在张先生和主持人的正面冲突下结束,相亲节目看得少,如此奇葩的嘉宾,是真的平生未见。

  第二位出场的沈先生,年龄31岁,酒店主管,当代鸽王。

  明明节目组事先告知过他录制的时间,女嘉宾带着亲友团全都到了,他作为男主角却一直不来。

  十几号人在冬天的寒风中等了他三十分钟,节目组给他打电话,永远都是推脱三连——“我出发了”、“在堵车”、“马上到了”。

  

  更奇葩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等着,主持人发现有两个大妈模样的路人经过她们身边,可劲儿往人群里盯着看,还时不时对她们站的地方评头论足一番。

  主持人发现苗头不对,赶紧上前询问,大妈上来就是一句:“(女嘉宾)是不是就是那边穿黑衣服的女的?”

  得到了主持人的肯定回答后,大妈一口咬定:“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原来,这位大妈是男嘉宾的亲妈。

  主持人问她为啥觉得女嘉宾不行,理由很直接——长相不过关。

  接下来出现了让在场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一幕:大妈拿出手机,叫自己的儿子不要来了。

  第三位压轴出场的男子,走位和张先生、沈先生不太一致,是靠主持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才展现出奇葩到“可怕”的一面。

  

  男嘉宾邓先生,憨厚,对人大方,相亲要求就一个:必须在司法系统工作,工作得是公务员、法官、检察官、警察相关类别。

  至于为什么?往下看就知道了。

  明明是和女嘉宾相亲,邓先生却一直在问餐馆服务员的个人信息、有没有男朋友,全程忽视女嘉宾。

  

  接下来的内容,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邓先生之所以问得这么详细,是因为想查她的的个人信息,主持人逼问他为什么,他更回答得理直气壮——“知道的人总要查一查”。

  这个查可不是简单的查,而是通过司法系统,直接将他人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与身份证相关的一切信息都查了出来,甚至连女生住过几次酒店,都能查得清清楚楚。

  偏偏他还觉得非常合理:“我跟你认识以后嘛,本能的想要看一下。”

  

  邓先生的回答惊呆了主持人,悄悄一问,得到的回答越来越让人震惊:

  原来他的行为远不止查人记录这么简单,仗着自己是单位的小领导,经常以工作的名义暗示下属集资送礼。

  甚至还对心仪的女下属发骚扰短信,连人家男朋友的手机号都清清楚楚。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还以收集信息为由,询问这名女下属家人的身份证号码。

  

  眼看着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节目被紧急叫停。

  魔幻现实主义相亲现场

  悲哀,是怪姐对这三个男嘉宾的看法。

  他们的悲哀在于,当他们不尊重对方、把对方当作交易商品来看待的时候,自己也在悄然间变成了商品。

  人一旦在相亲中开始“看条件”,就很难再去体会爱情的珍贵,婚姻的意义,相亲在他们看来,就彻底沦为了比较“数字”,这当然很可悲。

  

  ▲

  “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

  其实对于相亲这种形式,怪姐并不反对或者歧视,婚恋本就有各种形式,并无高下之分。

  比如小编的一个同学,性格很开朗,经常在校友群里开玩笑让大家给她介绍对象,说自己不看条件只看三观,偶尔也会看看外表。

  最后她还真的和相亲对象好上了,俩人三观一致性格互补,距今已经结婚五年,还三天两头地在朋友圈里晒一家三口度假旅行的照片。

  这样的完美结局并不是不会在相亲中出现,她的成功,是没有把相亲当成一场赤裸裸的交易,尊重对方尊重自己,自然能够有所收获。

  

  前几年相亲市场特别流行公园里的相亲角,怪姐去过一次,那种震撼的感觉至今铭记于心,好像不是在看人,而是在超市看按斤两买卖的肉。

  路边全是征婚者的父母,有的把征婚信息挂在伞上,有的把它贴在树干上,他们互相观察对方的信息,偶尔也会询问年轻的路人。

  无论是上述三位老哥的表现,还是相亲角的存在,本质上是对“人”缺少起码的尊重,在这里,一个个鲜活、有脾气的人,变成了户籍、工作、房产等明码实价的数字。

  

  怪姐反对的,也正是这种买卖式的婚配方式,幸福的婚姻永远不是靠房产和户口就能获得的,明码标价的相亲,不会让你迅速找到丈夫或妻子,只会让你失去本该拥有的尊严。

  相亲最初之所以存在,是让我们可以获得更多追求爱情的方法,而不是彻底放弃爱情。

  

  -End.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