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旧案 | 贫困县女出纳贪265万元赌六合彩,为躲避追捕改名整容

www.tjlianghao.com2019-08-28

  检察风云2019.8.5我要分享

  2007年4月17日上午一上班,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发改局局长就生气地责问分管财务的领导:“局里正等着用钱,咱们的出纳怎么回事?”有关领导答道:“我们找了她两天了,一直没找到。”局长果断决定:“不等她了,打开保险柜看看!”

  办公室找人打开了出纳罗正英保管的保险柜,结果大吃一惊!里面除了账本,什么都没有!局长大惊失色:“前些天刚取来的二十多万元呢?赶紧让会计查账!”查账发现,从3月中旬到4月11日,罗正英私自从银行取走数十万元公款!

  11点,发改局办公室主任报案。威信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接报后,马上带领得力干警赶过来,仔细了解情况。下午3点,检察院领导从35位干警中,调集了28人组成专案组,分成四路人马,展开全面调查。

  办案人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发现罗正英在案发的一个月左右时间,从银行提取了80.7万元公款现金。

  深入调查发现:发改局资金不是少了已知的80多万,而是265万余元!

  这个数字深深地震动了县委和县政府。这个每年靠国家财政扶持的贫困县雪上加霜,加剧了困难。县委书记当下决定:全县各机关部门都要配合协助检察院的办案工作,要人给人,要车给车,要物给物,全力以赴地查办此案。

  党委政府高度支持,检察机关快马加鞭。但此案难度也很大,罗正英人间蒸发,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

  狡狐也会露尾巴

  罗正英,1968年出生,威信县本地人,没有太多的社会关系,刚离异,女儿由前夫抚养。罗性格孤僻,不爱说话,社交圈子十分狭窄,没有几个朋友。她携款潜逃毫无悬念,但具体地点如何确定?

  办案检察官们压力很大,院领导们更是觉得这副担子好沉。检察长下令,广泛调查罗正英平时的生活特点和日常喜好,寻找突破口。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组大面积调查摸底,到了晚上9点,终于掌握罗正英的一个不良嗜好——赌博。

  作为女人,罗正英对赌博的兴致超过了很多男人。她不仅精通麻将、牌九,而且还疯狂“赌码”(买地下六合彩),下的赌注很大。

  检察长决定马上围绕罗正英赌友圈子,展开缜密调查。很快,一个名叫“张某洪”的男人进入办案组视野。

  有人看见,罗正英案发前和张某洪在一起。找到他,就极有可能找到罗正英。事不宜迟,办案组迅速传唤张某洪。

  4月18日上午11时30分,张某洪准备驾车外出,在威信县县城被办案组截获。张某洪深知法律规定的审讯时间只有12个小时,如果12个小时内不交代问题,检察干警只有无条件放人。从他被带到检察院开始,态度一直冷淡,甚至还装疯卖傻。转眼已经到了晚上10点,如果两个小时之内不能从张某洪口中得到线索,唯一的希望也会失去。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张某洪突然提出要上洗手间。检察官感觉到他要耍花招,就一边答应其要求,一边严阵以待。

  果然不出所料,张某洪乘机放水冲走了一张手机卡。办案干警不嫌脏,当即从下水道里找到了这张手机卡,从中发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号码。当他们拨打这些号码的时候,都无法拨通。

  办案人敏锐地感觉这些电话号码一定与罗正英有关,就围绕手机卡问题,加大了对张某洪的审讯力度,在强大攻势面前,张某洪在深夜11点钟终于冒出一句让检察官舒心的话:“我想她应该在四川吧。”

  

  庭审罗正英和张某洪

  张某洪交代,罗正英喜欢成都,事发前几个月,曾和他在成都租房居住,现在房子还没有到期,所以估计罗应该在那里。

  这是4月19日零点。

  在获知罗正英可能的藏匿地点不到一小时,威信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和公安局一名副局长率领精干办案小组,连夜向七百多里外的成都进发,跨省抓捕,但结果是人去楼空。

  检察长安慰大家别灰心丧气。她分析,罗正英在成都临时的“家”空空如也,恰恰证明她去过成都。既然她和张某洪在成都生活过,那么在没有和情人汇合的前提下,很可能继续留在成都。

  由于罗正英4月15号在威信县失踪,到达成都的时间应该是16号凌晨。所以办案组把调查的重点放在4月16号到19号在成都租房、住宿的女性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4月19日下午一点多,一家房屋中介公司的一位叫小颖的姑娘认出了罗正英,说道,照片上的姐姐名叫“陈莉”,前几天刚刚在我们这里登记租住了一套房子。

  检察官按捺住内心狂喜,平静地问,仔细看看,你确定?

  那职员肯定地说,没错,这个女的脸上有两颗痣。

  反贪局长和一名同事蹲守小区。几个小时过去,突然,一个相貌、身材走路姿势与罗正英酷似的女人,低着头,从成都著名的春熙路走过来。此女头缠绷带,戴着大号墨镜,心事重重,步履蹒跚,缓步走向其住所。反贪局长大喝一声:“罗正英,站住!”

  此女条件反射地站住,满脸惊慌。检察官们闪电般地冲上去。但到了眼前,却发现这个女人和照片上的罗正英差异很大:不仅没了两颗黑痣,而且整张脸变瘦变小。搞错了吗?

  正犹豫间,检察官注意到此女从被喝停开始,身子就不停地发抖。如是正常人,何必如此恐惧?办案组决定去她住处搜查。结果大获丰收:搜出了罗正英的身份证和8万元现金及银行卡。证据如山,该女子不得不承认她就是罗正英。

  原来单位要查财务账目,罗正英自知挪用亏欠的公款数字巨大,无法弥补窟窿,只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为了获取逃跑经验,她编造事实,在网上征询经验。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热心地给她出了很多点子。她买了几部手机和几张手机卡,办了3个假身份证。她担心张某洪被抓会导致他俩临时“欢乐窝”暴露,到了成都后,迅速换了房,马上去一家大型整容院,花费了2万多元整容:把下颚骨变窄,脸部进行拉皮,以及去痣等等。

  罗正英步步小心,处处谨慎,但百密一疏:在租房时没有整容,露出马脚。否则,这个“陈莉”消失在茫茫人海,想找到她真的好难。

  融化冰山追赃款

  罗正英身上只有8万余元现款,银行卡上也只有9万多元,剩下的巨额公款哪里去了?

  提审罗正英。连续7天,不管办案人怎样心平气和地做工作,罗都是一言不发。到了第十天,竟然绝食绝水。

  接触了几天,检察长发现罗正英虽然性格孤僻,但亲情观念浓烈,特别是对妈妈和女儿。检察长召集办案人研究,决定让罗正英的亲属和她见面,让亲属们劝说她幡然醒悟,配合检察机关工作。

  4月26日晚上10点,罗正英见到久违了的亲人,顿时泪流满面,情绪发生剧变。她告诉办案人,钱埋在扎西镇“花莲洞”。但办案人确定罗正英在说谎,因为他们已经搜遍了洞内所有可疑的地方。那里地形复杂,一片漆黑。如果罗正英真把钱掩埋在这里,别人是不可能找到的。

  女检察长心细如发。她注意到罗正英几次都说不能牵连别人。这个“别人”指的是谁?检察长打出亲情牌。她柔声劝导罗正英:你要想一想你的女儿,如果你好好表现,获得从轻处罚,将来还有机会见到你女儿。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不应该为女儿想想吗?

  罗正英顿时号啕大哭。痛哭之后,她终于选择了配合查案。罗说她弟弟那里藏了30多万,她母亲那里藏了20多万,累计大约60万元。

  罗母把钱藏在煮饭的灶里,外面用瓷砖和水泥封住。如此隐秘,办案人上一次搜查自然一无所获。

  罗正英以为交代60万元赃款,检察机关就会停止追赃。但检察长连夜翻阅案件材料,仔细查看了罗正英弟弟的存折,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疑点。罗正英在交代的时候说的是,3月11日她交了11万给她弟弟,但是在这存折上看3月11日后的存款几乎没有。出逃前半月,她提走的现金是95万左右。这说明罗正英预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收集“逃难基金”,怎么可能都花光了呢?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去赌博。

  第二天清晨6点多,女检察长来到看守所,提审罗正英,严肃警告她:“你还有赃款没有交代。”罗正英说你跟我算个账,应该还有多少钱。

  一听她这话,检察长知道罗在套话摸底,看检察官知道多少。她回答说你应该还有100多万,罗正英说没有这么多。话一出口,罗后悔失言,再不说话了。但她的表现已经证明,还有很多赃款没有交代。

  女检察长耐心地做着罗正英的思想工作。到了凌晨三四点,罗正英心理防线崩溃:交代她用赃款给哥哥买了一套商铺,给了前夫20万元作为女儿将来的生活费,此外还给了张某洪12万元,这几项加起来一共是80余万元。

  至此,威信县检察干警通过努力,共为国家追回145万元巨款。

  

  视频截图,庭审现场

  身陷囹圄的罗正英终于明白,赌博没有永远的赢家,而且能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疯狂,使其输掉金钱、家庭和人生。

  上苍对罗正英本来很垂青,给予她一个美满的家庭。丈夫是位中学教师,女儿聪明伶俐,她又在政府机关上班,多幸福的一家人。

  自从2003年她迷上赌博,一切都变了。丈夫好言相劝,到了苦苦哀求的地步,但她无动于衷。后来,当丈夫知晓她挪用公款赌博,就主动提出卖掉房子,为她填补窟窿,被她拒绝。罗正英知道自己贪污挪用了巨额公款,即使卖掉房子也是杯水车薪。

  为了保住家,罗正英主动提出离婚。但善良的丈夫不忍心抛下她,没有同意。为逼迫丈夫彻底死心,她经常夜不归宿,还把情夫张某洪带到家里。离婚后,她像脱缰野马一样肆无忌惮,贪污挪用公款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数量越来越巨大。

  罗正英用偷提出来的公款赌博,又给情夫很多钱。无业游民张某洪平时抽几十元一盒的香烟,经常出入豪华酒店,买六合彩时,一出手就是几万元。

  输红眼的罗正英梦想尽快堵上窟窿,然后一夜暴富。但赔的越来越多,最终无法收拾,只有一跑了之。她把大部分钱给了父母兄妹女儿,给了曾爱过她的每一个人。但非法得来的钱是留不住的,大梦了无痕。

  2007年12月4日,罗正英和她的同居男友、同案嫌疑人张某洪一起坐到了被告席上。

  审理查明:罗正英在担任威信县发展和改革局出纳期间,以支付工程款等名义,采用从单位基本账户和以工代赈专户上,开现金支票提取现金、直接提取现金、转账到自己的储蓄卡、银行账户上提取现金等手段,将公款.23元据为己有,用于购买外围“六合彩”、赌博、外出旅游等。

  12月25日,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罗正英贪污罪成立,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张某洪犯隐瞒、掩饰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罗正英没有上诉。她一定大彻大悟,追悔莫及。刚担任出纳时,她也想认真负责,恪尽职守。但赌博恶习让她忘记初心,放纵自己,毁掉家庭,毁灭了人生。(作者 | 陈名海)

  收藏举报投诉

  2007年4月17日上午一上班,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发改局局长就生气地责问分管财务的领导:“局里正等着用钱,咱们的出纳怎么回事?”有关领导答道:“我们找了她两天了,一直没找到。”局长果断决定:“不等她了,打开保险柜看看!”

  办公室找人打开了出纳罗正英保管的保险柜,结果大吃一惊!里面除了账本,什么都没有!局长大惊失色:“前些天刚取来的二十多万元呢?赶紧让会计查账!”查账发现,从3月中旬到4月11日,罗正英私自从银行取走数十万元公款!

  11点,发改局办公室主任报案。威信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接报后,马上带领得力干警赶过来,仔细了解情况。下午3点,检察院领导从35位干警中,调集了28人组成专案组,分成四路人马,展开全面调查。

  办案人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发现罗正英在案发的一个月左右时间,从银行提取了80.7万元公款现金。

  深入调查发现:发改局资金不是少了已知的80多万,而是265万余元!

  这个数字深深地震动了县委和县政府。这个每年靠国家财政扶持的贫困县雪上加霜,加剧了困难。县委书记当下决定:全县各机关部门都要配合协助检察院的办案工作,要人给人,要车给车,要物给物,全力以赴地查办此案。

  党委政府高度支持,检察机关快马加鞭。但此案难度也很大,罗正英人间蒸发,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

  狡狐也会露尾巴

  罗正英,1968年出生,威信县本地人,没有太多的社会关系,刚离异,女儿由前夫抚养。罗性格孤僻,不爱说话,社交圈子十分狭窄,没有几个朋友。她携款潜逃毫无悬念,但具体地点如何确定?

  办案检察官们压力很大,院领导们更是觉得这副担子好沉。检察长下令,广泛调查罗正英平时的生活特点和日常喜好,寻找突破口。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组大面积调查摸底,到了晚上9点,终于掌握罗正英的一个不良嗜好——赌博。

  作为女人,罗正英对赌博的兴致超过了很多男人。她不仅精通麻将、牌九,而且还疯狂“赌码”(买地下六合彩),下的赌注很大。

  检察长决定马上围绕罗正英赌友圈子,展开缜密调查。很快,一个名叫“张某洪”的男人进入办案组视野。

  有人看见,罗正英案发前和张某洪在一起。找到他,就极有可能找到罗正英。事不宜迟,办案组迅速传唤张某洪。

  4月18日上午11时30分,张某洪准备驾车外出,在威信县县城被办案组截获。张某洪深知法律规定的审讯时间只有12个小时,如果12个小时内不交代问题,检察干警只有无条件放人。从他被带到检察院开始,态度一直冷淡,甚至还装疯卖傻。转眼已经到了晚上10点,如果两个小时之内不能从张某洪口中得到线索,唯一的希望也会失去。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张某洪突然提出要上洗手间。检察官感觉到他要耍花招,就一边答应其要求,一边严阵以待。

  果然不出所料,张某洪乘机放水冲走了一张手机卡。办案干警不嫌脏,当即从下水道里找到了这张手机卡,从中发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号码。当他们拨打这些号码的时候,都无法拨通。

  办案人敏锐地感觉这些电话号码一定与罗正英有关,就围绕手机卡问题,加大了对张某洪的审讯力度,在强大攻势面前,张某洪在深夜11点钟终于冒出一句让检察官舒心的话:“我想她应该在四川吧。”

  

  庭审罗正英和张某洪

  张某洪交代,罗正英喜欢成都,事发前几个月,曾和他在成都租房居住,现在房子还没有到期,所以估计罗应该在那里。

  这是4月19日零点。

  在获知罗正英可能的藏匿地点不到一小时,威信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和公安局一名副局长率领精干办案小组,连夜向七百多里外的成都进发,跨省抓捕,但结果是人去楼空。

  检察长安慰大家别灰心丧气。她分析,罗正英在成都临时的“家”空空如也,恰恰证明她去过成都。既然她和张某洪在成都生活过,那么在没有和情人汇合的前提下,很可能继续留在成都。

  由于罗正英4月15号在威信县失踪,到达成都的时间应该是16号凌晨。所以办案组把调查的重点放在4月16号到19号在成都租房、住宿的女性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4月19日下午一点多,一家房屋中介公司的一位叫小颖的姑娘认出了罗正英,说道,照片上的姐姐名叫“陈莉”,前几天刚刚在我们这里登记租住了一套房子。

  检察官按捺住内心狂喜,平静地问,仔细看看,你确定?

  那职员肯定地说,没错,这个女的脸上有两颗痣。

  反贪局长和一名同事蹲守小区。几个小时过去,突然,一个相貌、身材走路姿势与罗正英酷似的女人,低着头,从成都著名的春熙路走过来。此女头缠绷带,戴着大号墨镜,心事重重,步履蹒跚,缓步走向其住所。反贪局长大喝一声:“罗正英,站住!”

  此女条件反射地站住,满脸惊慌。检察官们闪电般地冲上去。但到了眼前,却发现这个女人和照片上的罗正英差异很大:不仅没了两颗黑痣,而且整张脸变瘦变小。搞错了吗?

  正犹豫间,检察官注意到此女从被喝停开始,身子就不停地发抖。如是正常人,何必如此恐惧?办案组决定去她住处搜查。结果大获丰收:搜出了罗正英的身份证和8万元现金及银行卡。证据如山,该女子不得不承认她就是罗正英。

  原来单位要查财务账目,罗正英自知挪用亏欠的公款数字巨大,无法弥补窟窿,只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为了获取逃跑经验,她编造事实,在网上征询经验。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热心地给她出了很多点子。她买了几部手机和几张手机卡,办了3个假身份证。她担心张某洪被抓会导致他俩临时“欢乐窝”暴露,到了成都后,迅速换了房,马上去一家大型整容院,花费了2万多元整容:把下颚骨变窄,脸部进行拉皮,以及去痣等等。

  罗正英步步小心,处处谨慎,但百密一疏:在租房时没有整容,露出马脚。否则,这个“陈莉”消失在茫茫人海,想找到她真的好难。

  融化冰山追赃款

  罗正英身上只有8万余元现款,银行卡上也只有9万多元,剩下的巨额公款哪里去了?

  提审罗正英。连续7天,不管办案人怎样心平气和地做工作,罗都是一言不发。到了第十天,竟然绝食绝水。

  接触了几天,检察长发现罗正英虽然性格孤僻,但亲情观念浓烈,特别是对妈妈和女儿。检察长召集办案人研究,决定让罗正英的亲属和她见面,让亲属们劝说她幡然醒悟,配合检察机关工作。

  4月26日晚上10点,罗正英见到久违了的亲人,顿时泪流满面,情绪发生剧变。她告诉办案人,钱埋在扎西镇“花莲洞”。但办案人确定罗正英在说谎,因为他们已经搜遍了洞内所有可疑的地方。那里地形复杂,一片漆黑。如果罗正英真把钱掩埋在这里,别人是不可能找到的。

  女检察长心细如发。她注意到罗正英几次都说不能牵连别人。这个“别人”指的是谁?检察长打出亲情牌。她柔声劝导罗正英:你要想一想你的女儿,如果你好好表现,获得从轻处罚,将来还有机会见到你女儿。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不应该为女儿想想吗?

  罗正英顿时号啕大哭。痛哭之后,她终于选择了配合查案。罗说她弟弟那里藏了30多万,她母亲那里藏了20多万,累计大约60万元。

  罗母把钱藏在煮饭的灶里,外面用瓷砖和水泥封住。如此隐秘,办案人上一次搜查自然一无所获。

  罗正英以为交代60万元赃款,检察机关就会停止追赃。但检察长连夜翻阅案件材料,仔细查看了罗正英弟弟的存折,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疑点。罗正英在交代的时候说的是,3月11日她交了11万给她弟弟,但是在这存折上看3月11日后的存款几乎没有。出逃前半月,她提走的现金是95万左右。这说明罗正英预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收集“逃难基金”,怎么可能都花光了呢?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去赌博。

  第二天清晨6点多,女检察长来到看守所,提审罗正英,严肃警告她:“你还有赃款没有交代。”罗正英说你跟我算个账,应该还有多少钱。

  一听她这话,检察长知道罗在套话摸底,看检察官知道多少。她回答说你应该还有100多万,罗正英说没有这么多。话一出口,罗后悔失言,再不说话了。但她的表现已经证明,还有很多赃款没有交代。

  女检察长耐心地做着罗正英的思想工作。到了凌晨三四点,罗正英心理防线崩溃:交代她用赃款给哥哥买了一套商铺,给了前夫20万元作为女儿将来的生活费,此外还给了张某洪12万元,这几项加起来一共是80余万元。

  至此,威信县检察干警通过努力,共为国家追回145万元巨款。

  

  视频截图,庭审现场

  身陷囹圄的罗正英终于明白,赌博没有永远的赢家,而且能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疯狂,使其输掉金钱、家庭和人生。

  上苍对罗正英本来很垂青,给予她一个美满的家庭。丈夫是位中学教师,女儿聪明伶俐,她又在政府机关上班,多幸福的一家人。

  自从2003年她迷上赌博,一切都变了。丈夫好言相劝,到了苦苦哀求的地步,但她无动于衷。后来,当丈夫知晓她挪用公款赌博,就主动提出卖掉房子,为她填补窟窿,被她拒绝。罗正英知道自己贪污挪用了巨额公款,即使卖掉房子也是杯水车薪。

  为了保住家,罗正英主动提出离婚。但善良的丈夫不忍心抛下她,没有同意。为逼迫丈夫彻底死心,她经常夜不归宿,还把情夫张某洪带到家里。离婚后,她像脱缰野马一样肆无忌惮,贪污挪用公款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数量越来越巨大。

  罗正英用偷提出来的公款赌博,又给情夫很多钱。无业游民张某洪平时抽几十元一盒的香烟,经常出入豪华酒店,买六合彩时,一出手就是几万元。

  输红眼的罗正英梦想尽快堵上窟窿,然后一夜暴富。但赔的越来越多,最终无法收拾,只有一跑了之。她把大部分钱给了父母兄妹女儿,给了曾爱过她的每一个人。但非法得来的钱是留不住的,大梦了无痕。

  2007年12月4日,罗正英和她的同居男友、同案嫌疑人张某洪一起坐到了被告席上。

  审理查明:罗正英在担任威信县发展和改革局出纳期间,以支付工程款等名义,采用从单位基本账户和以工代赈专户上,开现金支票提取现金、直接提取现金、转账到自己的储蓄卡、银行账户上提取现金等手段,将公款.23元据为己有,用于购买外围“六合彩”、赌博、外出旅游等。

  12月25日,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罗正英贪污罪成立,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张某洪犯隐瞒、掩饰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罗正英没有上诉。她一定大彻大悟,追悔莫及。刚担任出纳时,她也想认真负责,恪尽职守。但赌博恶习让她忘记初心,放纵自己,毁掉家庭,毁灭了人生。(作者 | 陈名海)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