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加拿大的英式下午茶

www.tjlianghao.com2019-08-11
?

1.

阿塔林是一个如果你不仔细查看地图,根本不会发现的地方,整个镇上夏天人口也只有300左右,冬天的时候估计连一半都不到,这里和北尤康省一样,电信网络都不被覆盖。

本以为在这里的日子会过得很清闲,但事实上,初阳每天的生活要比在城市的生活充实得多。

每天在后花园遛马,在科莫湖上皮划艇,几个夏天来阿塔林工作的小伙伴空闲时间带初阳去后山徒步登山找黑熊麋鹿,鲍勃经常会和朋友开船带初阳到阿塔林湖去钓鱼野餐,每天吃着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牛羊鱼肉,这种闲云野鹤,田园牧歌的生活是我一直所向往的。

一天晚上初阳酒足饭饱躺在沙发椅上对塔罗蒂感叹道,"这个小镇这么小,人与人之间却如此紧密,每天都过得这么充实;大城市那么大,人与人之间却是如此疏离,人们的生活是那么的单调孤独,真是可笑的悖论,等我有钱了,我就找个像阿塔林一样的小镇,隐居起来做农民自给自足。"

塔罗蒂说,"记得我和鲍勃刚来阿塔林的时候,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机,整个小镇每天都有好多聚会派对野餐,每天各种户外室内活动轮番上演。

自从镇上出现了第一台黑白电视之后,一切都变了,我们身处在的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办法完全返璞归真,田园牧歌,如今我们真正的诉求就变成了我们想要的只是一种片段的体验。

我们想要有高山瀑布,但最好不能有蚊虫臭味;想要有田园牧歌,但是得有干净的抽水马桶和淋浴设施;想要有古堡城邦,但是Wi-Fi信号可不能少;推开窗要有群山树林湖泊,但是转回身最好就是酒店大床,这就是科技这个潘多拉魔盒被打开的影响。"

"哎。"我感叹道。

"不说了,星期天的特伦私人派对要穿正装,你有合适的衬衫吗?没有的话,我们要去城里一趟给你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塔罗蒂说道。

我说,"不用,不用,我那件衬衫用熨斗烫一下就能穿。"从阿塔林开车去城里一趟要开2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一般不是很重要非去不可的情况,他们一般不会大老远跑那里。

"你自己拿主意,这个下午茶是阿塔林保留下来的传统,已经延续了70多年,当年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阿塔林是贵族们度假的圣地,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开着特伦船在阿塔林湖上开派对,如今特伦船虽然已经不能再开,但是英式下午茶仍然每年举办着,届时城里的官员贵妇们都会盛装打扮来阿塔林参加派对 ,希望你会喜欢。"

"我已经对这个派对相当憧憬了。"

2.

派对这天,莉安早早的来到塔罗蒂家等候,她是阿塔林镇上的护士,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按照鲍勃的话说,"莉安是典型的阿拉斯加女孩",莉安因为住的地方离塔罗蒂很近,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到这里来串门。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出现在我面前,看惯了平时慵懒的闲装,大姐大的她摇身一变成淑女一下子还真有些不适应。

见我坐在沙发椅上审视她,就径自朝我这边走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粗声粗气的对我说,"嘿,Yan , 今天把我拍的漂亮点。"

果然还是那个莉安。

我笑着对她说,"哈哈,尽量,尽量。"

塔罗蒂闻声而出,看到莉安的一袭黑裙不禁赞叹有加,乐得莉安"合不拢腿",又寒暄了几句后,看时间不早,塔罗蒂就开车带着我们出发了。

3.

特伦船位于阿塔林镇中心,我们到的时候,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辆,这种情况极少出现在阿塔林这个小镇。

男人女人们都穿上古典礼服,盛装打扮,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餐具和鲜花,服务员都穿着鲜红的制服,面带微笑的等候客人们的到来,顿时有种穿越回巴洛克时期的大英帝国的感觉。

塔罗蒂领着我去见了她的朋友们,作为第一个中国人出席在这样的私人派对上,难免显得格格不入,其中还被一个老妇调戏,这个老妇为人豪爽幽默,特别爱开玩笑,她英式口音总能逗得同桌的朋友笑个不停。

塔罗蒂在将我介绍完后,老妇竟然动手解初阳衬衫的纽扣,嘴上一边说着,"我从来没见过亚洲人有胸毛的,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们大家看看。"同桌的其他几个人听完就直笑。

对于这种程度的调戏还是在初阳的"射程范围",初阳加大了力道推开她的手,戏谑的说道,"别急,我们派对结束了私下在看,"话一说完大家立马哄堂大笑,老妇被我的回复瞬间焉了气儿,老脸瞬间刷红了两倍,果然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很管用的。

塔罗蒂带我转完一圈后,我们便坐回餐桌等待下午茶的开始。

下午茶分为茶点和甜品两部分,初阳除了帮莉安她们拍照外,主要就是负责吃茶点。塔罗蒂很早就告诉我,这个下午茶的茶点和甜品规格都很高,请来这里北尤康省最好的面点师,按照英国当时的食谱制作。

所以为了这次的下午茶,初阳特意饿了整整一上午,除了喝茶之外,什么都没吃,好在这顿茶点没有让我失望。

英式下午茶的一大特点是社交,餐桌与餐桌之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交换一次,然后认识邻桌的朋友,除此之外,也会有公益性的捐款活动,整个派对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缓缓收场。

4.

离开阿塔林那天,鲍勃和塔罗蒂特地起了大早送我去合适的搭车点搭车,塔罗蒂前一天晚上睡觉前,好多了我最爱吃的巧克力曲奇给我带在路上吃,鲍勃戏谑道,"塔罗蒂对我们自己儿子都没有像对你一样好。"

我说,"真心感谢两位这段时间以来对我地款待,希望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回阿塔林来看北极光。"

塔罗蒂眼角含着泪,走上前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家没有你的存在,马上又要冷清起来了,我和鲍勃两个人也快70的人了,这辈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塔罗蒂哽咽了数次还是流下了眼泪。

"我会回来的。"我拍着塔罗蒂的肩膀说。

"路上小心,如果搭不到车的话就打我们电话,我们来你接你回家。在脸书上和我们常联系。"鲍勃说。

"嗯。我会的。"我回答说。

两老走回了车,目送着他们的离去,心里也觉得空唠唠的,两个星期一瞬即逝,这段感情却永远留存在我的脑海中,感谢你们。我,会回来的。

目前坐标:西雅图

初阳从阿塔林出来以后就开始搭车南下温哥华,在下一篇游记中,初阳将分享一则非常有意思的搭车经历,也是让我有很多感悟的一段经历分享给你。敬请期待。

这是初阳为你写的第146篇环球游记,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