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当代生活启示录:虚假标准正在绑架你的爱情

www.tjlianghao.com2019-08-04


  2019-08-01 11:41:13 情感老师心语

  昨天在后台收到一位朋友的投稿,

  “阿谷君你好,我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妈。因为一些原因我和我丈夫分开了,现在我觉得很难受也很恐惧。因为我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家人和将来的生活。”

  阿谷君接到这样的投稿内心也很失落。

  实际上,这几年的离婚比例大幅度增长,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明星分手、离婚事件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至沓来。

  在这个分手屡见不鲜的时代里,我们想和你谈谈理想的婚姻模样。

  

  

  当我们在谈理想婚姻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马尔克斯先生写过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讲的是一对初恋到了暮年一个丧偶,另一个终生未娶最后又走到一起的故事。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马尔克斯却把它写得像是一本爱情百科全书。

  俗世意义的爱情悲剧是因为父母阻拦或是爱情的想象破碎,而有些爱情却在悄声无息间走向毁灭。

  读者评论说这样的爱情是理想的状态。很多人喜欢说,要去爱有趣的灵魂。

  然而“有趣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模样,很少有人再去进一步思考。

  读《简爱》,我们被简.爱与罗切斯特跨越阶级的爱情所动容。

  读三毛的《撒哈拉故事》时,我们惊叹于一对夫妻在撒哈拉沙漠里的流浪趣闻与见识。

  

  网络发展的时代里,我们更多地其实是“被”建构着理想爱情的模样。

  似乎你会发现你所爱的这个人总是不尽如人意,他或她身上总有让你不满意的地方,而满意的另一半永远在路上。

  少女们迷恋的对象永远在变化,而迷恋的标准却有迹可循。

  他可能很富有,很博学,很有耐心,总而言之,他身上一定有可被迷恋的地方。

  但总不会有人说,“我爱他,因为他是一个赌博、酗酒、家暴的人。”

  其实在这场对于理想对象的构建里,我们无疑爱上了一个“想象中的更好的自己”。

  所以大众戏称《泰坦尼克号》是一个屌丝和富家女的爱情故事,也曾有学者分析这场惊天动地的爱情之所以美好,正在于它没有结局。

  

  如果Jack和Rose活了下来,等待他们的结局并不一定会完美。

  当然这是一场狭隘的标签化定义,而这其中的性别也可以置换。

  但在这场爱恋的模式里,其实我们付出的,是对于自我想象的迷恋交换。

  所以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朋友圈里从小好好学习的朋友们长大后爱上了泡吧、旅行甚至开始标榜自我的浪荡,而一些成绩平平的同学开始了每天的单词打卡。

  所以你看,人生真的很有意思,或许这也就是对自我的一种置换过程。

  复旦大学的某位老师曾在自己的爱情课上谈到,“错爱的根源,是自我的前置图景出了错。”

  也就是说,我们常常因为某些原因爱上了别人,可能因为他举止大方,可能因为他颜值很高,也可能因为他足够博学。

  于是我们将这个点放大、发展,将他想象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或许有一天他让你失望了,你感慨说,“为什么他变了?”

  但或许不是这样的,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是你用你的爱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身。

  可日子久了,光环褪去,他不过也是个优缺点并存的肉胎凡身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理想的爱情太难的根本原因。

  这世间或许并不存在完美无瑕的感情,现实是一场有缺憾、有容忍的偏差。

  每一段白头偕老的感情背后是磨合、付出与理解的结果。

  

  被消费主义绑架的爱情与婚姻

  现代社会建构了一种理想的爱情化模式,每逢情人节,朋友圈里都在晒花、晒口红、晒包,似乎我们对于爱情的表象就是如此的程序化。

  消费主义一边呼吁女性自由,一边告诉你要买多少口红多少包你才能成为一个多么自由的人。

  这是一场消费型社会的闹剧,而我们情感模式似乎成了这场闹剧里的牺牲品。

  有网友戏称说,中国的房价是被丈母娘炒高的。

  

  污名化女性的拜金主义成为了男性“豢养”的更好理由,也是这场消费狂欢的终极洗脑目的,即:

  “你只有更好地拥有了物质生活,你才能更好地配得上你的伴侣。”

  在这场被绑架的爱情模式里,男女双方都是受害者。

  当男性收入高于女性时,大家毫无疑问。而当女性收入比男性高时,这就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分歧。

  我们一般性地认为父权社会欺压女性的基本权利,但其实在这场革命里,男性也是更大程度上的受害者。

  他们从小被要求不能轻易掉眼泪、要有阳刚之气,长大后被教育要担负起一个家庭的经济重担。

  大众媒体制造的性别焦虑与情感模式的同质化如此严重,从而导致了人们以为物质里的高标准是一个标配化倾向。

  但我不认为爱情是一场固有模式的呈现。

  当我们被消费社会牵着鼻子往前走的时候,我们也失去了对爱情的想象。

  所以,消费主义时代下的标准其实是集体意识所赋予的海市蜃楼,如果贪心地想要走进它,会发现这只是虚幻的一场空。

  

  每个人都要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

  我曾经听到身边的朋友抱怨,

  “为什么我认真工作、努力赚钱,也有很好的收入,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啊。可就是因为我30岁了还没结婚,就要被人轻视、被喊作剩女呢?”

  很多人习惯于把身边高龄未结婚的女性为“剩女”。

  但其实“剩女”这个词极具侮辱性,是一场大男子沙文主义的高度意淫。

  

  群体社会剥夺了人类的多样性选择,似乎我们只能有一种出路:大学毕业,结婚,生子,而后继续生活。

  但这是社会给我们的人生所做的界定,而每一个个体实际上都该有自我的抉择与思考。

  感情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没有谁敢保证一段感情一定是完美的结局。

  但我们仍可为此付出爱意、耐心、尊重,但同时我们也理应包容人性的宽广,也应该尊重每个个体的抉择。

  理想婚姻应为生活质量的一次提升,而不应当沦为社会的硬性标准。

  而单身也同理,当我们选择进入婚姻时,一定是因为有着“有了他我可以变得更好”的心态去做了这个选择,而非所谓的“剩女论”。

  

  无论是面对单身、面对婚姻共同体、面对将来,或许每个人都可以暗自告诉自己:

  独立、包容的个体才能迎来一段美好的婚姻。而独身,也可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

  祝你们都有美好的爱情,也祝愿你们有独自生活的勇气。

  昨天在后台收到一位朋友的投稿,

  “阿谷君你好,我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妈。因为一些原因我和我丈夫分开了,现在我觉得很难受也很恐惧。因为我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家人和将来的生活。”

  阿谷君接到这样的投稿内心也很失落。

  实际上,这几年的离婚比例大幅度增长,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明星分手、离婚事件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至沓来。

  在这个分手屡见不鲜的时代里,我们想和你谈谈理想的婚姻模样。

  

  

  当我们在谈理想婚姻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马尔克斯先生写过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讲的是一对初恋到了暮年一个丧偶,另一个终生未娶最后又走到一起的故事。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马尔克斯却把它写得像是一本爱情百科全书。

  俗世意义的爱情悲剧是因为父母阻拦或是爱情的想象破碎,而有些爱情却在悄声无息间走向毁灭。

  读者评论说这样的爱情是理想的状态。很多人喜欢说,要去爱有趣的灵魂。

  然而“有趣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模样,很少有人再去进一步思考。

  读《简爱》,我们被简.爱与罗切斯特跨越阶级的爱情所动容。

  读三毛的《撒哈拉故事》时,我们惊叹于一对夫妻在撒哈拉沙漠里的流浪趣闻与见识。

  

  网络发展的时代里,我们更多地其实是“被”建构着理想爱情的模样。

  似乎你会发现你所爱的这个人总是不尽如人意,他或她身上总有让你不满意的地方,而满意的另一半永远在路上。

  少女们迷恋的对象永远在变化,而迷恋的标准却有迹可循。

  他可能很富有,很博学,很有耐心,总而言之,他身上一定有可被迷恋的地方。

  但总不会有人说,“我爱他,因为他是一个赌博、酗酒、家暴的人。”

  其实在这场对于理想对象的构建里,我们无疑爱上了一个“想象中的更好的自己”。

  所以大众戏称《泰坦尼克号》是一个屌丝和富家女的爱情故事,也曾有学者分析这场惊天动地的爱情之所以美好,正在于它没有结局。

  

  如果Jack和Rose活了下来,等待他们的结局并不一定会完美。

  当然这是一场狭隘的标签化定义,而这其中的性别也可以置换。

  但在这场爱恋的模式里,其实我们付出的,是对于自我想象的迷恋交换。

  所以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朋友圈里从小好好学习的朋友们长大后爱上了泡吧、旅行甚至开始标榜自我的浪荡,而一些成绩平平的同学开始了每天的单词打卡。

  所以你看,人生真的很有意思,或许这也就是对自我的一种置换过程。

  复旦大学的某位老师曾在自己的爱情课上谈到,“错爱的根源,是自我的前置图景出了错。”

  也就是说,我们常常因为某些原因爱上了别人,可能因为他举止大方,可能因为他颜值很高,也可能因为他足够博学。

  于是我们将这个点放大、发展,将他想象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或许有一天他让你失望了,你感慨说,“为什么他变了?”

  但或许不是这样的,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是你用你的爱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身。

  可日子久了,光环褪去,他不过也是个优缺点并存的肉胎凡身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理想的爱情太难的根本原因。

  这世间或许并不存在完美无瑕的感情,现实是一场有缺憾、有容忍的偏差。

  每一段白头偕老的感情背后是磨合、付出与理解的结果。

  

  被消费主义绑架的爱情与婚姻

  现代社会建构了一种理想的爱情化模式,每逢情人节,朋友圈里都在晒花、晒口红、晒包,似乎我们对于爱情的表象就是如此的程序化。

  消费主义一边呼吁女性自由,一边告诉你要买多少口红多少包你才能成为一个多么自由的人。

  这是一场消费型社会的闹剧,而我们情感模式似乎成了这场闹剧里的牺牲品。

  有网友戏称说,中国的房价是被丈母娘炒高的。

  

  污名化女性的拜金主义成为了男性“豢养”的更好理由,也是这场消费狂欢的终极洗脑目的,即:

  “你只有更好地拥有了物质生活,你才能更好地配得上你的伴侣。”

  在这场被绑架的爱情模式里,男女双方都是受害者。

  当男性收入高于女性时,大家毫无疑问。而当女性收入比男性高时,这就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分歧。

  我们一般性地认为父权社会欺压女性的基本权利,但其实在这场革命里,男性也是更大程度上的受害者。

  他们从小被要求不能轻易掉眼泪、要有阳刚之气,长大后被教育要担负起一个家庭的经济重担。

  大众媒体制造的性别焦虑与情感模式的同质化如此严重,从而导致了人们以为物质里的高标准是一个标配化倾向。

  但我不认为爱情是一场固有模式的呈现。

  当我们被消费社会牵着鼻子往前走的时候,我们也失去了对爱情的想象。

  所以,消费主义时代下的标准其实是集体意识所赋予的海市蜃楼,如果贪心地想要走进它,会发现这只是虚幻的一场空。

  

  每个人都要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

  我曾经听到身边的朋友抱怨,

  “为什么我认真工作、努力赚钱,也有很好的收入,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啊。可就是因为我30岁了还没结婚,就要被人轻视、被喊作剩女呢?”

  很多人习惯于把身边高龄未结婚的女性为“剩女”。

  但其实“剩女”这个词极具侮辱性,是一场大男子沙文主义的高度意淫。

  

  群体社会剥夺了人类的多样性选择,似乎我们只能有一种出路:大学毕业,结婚,生子,而后继续生活。

  但这是社会给我们的人生所做的界定,而每一个个体实际上都该有自我的抉择与思考。

  感情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没有谁敢保证一段感情一定是完美的结局。

  但我们仍可为此付出爱意、耐心、尊重,但同时我们也理应包容人性的宽广,也应该尊重每个个体的抉择。

  理想婚姻应为生活质量的一次提升,而不应当沦为社会的硬性标准。

  而单身也同理,当我们选择进入婚姻时,一定是因为有着“有了他我可以变得更好”的心态去做了这个选择,而非所谓的“剩女论”。

  

  无论是面对单身、面对婚姻共同体、面对将来,或许每个人都可以暗自告诉自己:

  独立、包容的个体才能迎来一段美好的婚姻。而独身,也可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

  祝你们都有美好的爱情,也祝愿你们有独自生活的勇气。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