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www.tjlianghao.com2019-08-26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原本以为回到宁家是她新的人生的开始,却不知道她的人生在走进宁家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以悲剧收场。

  父亲利用,妹妹伪善,丈夫抛弃,最后被逼疯。

  一朝重生,她发誓要让那些欠她的人一点一点付出代价。她的重生就是为了报仇,她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都不得好死……

  原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上辈子的死敌竟然爱上了她,而当年那个只会跟在她身边问长问短的小家伙竟然长大了,还赖上她了。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痛……”躺在病床上上的宁安安轻呼出声,随着一声轻呼双眼也缓缓的睁开。

  窗口处有极强的阳光照射进病房里,睁开双眼的宁安安有些不适应阳光的强度,眼睛半眯着又合上,最后再次慢慢的睁开。

  印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被套,凡是双眼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白色,唯有窗外一棵高过窗户的大树一片金黄,树上还挂着为数不多未落完的落叶。此时,应该是深秋。

  这是什么地方?

  她这是在哪里?

  宁安安的心中闪过无数过疑问,为什么印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啊……”

  轻轻一动就觉得浑身上下都痛,头更加是像要爆炸一样,宁安安不由得轻呼出声。

  “安安,我的孩子,你总算是醒了。”一个关切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宁安安的眼中。

  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宁安安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眼前出现的妇人竟然是她的妈妈,段氏,她那个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宁安安的手有些无力的缓缓的抬起来,想要抚一抚妇人的脸,最后却是缓慢的垂了下去。她的妈妈早已经去世多年,早就在她进入宁家的第一年就发生车祸去世了,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她的妈妈了。

  意识十分的清楚,可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逼真了,眼前的身影不像是在梦里,像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双眼怔怔的看着,宁安安最终忍不住轻呼出声:“妈妈……”

  宁安安轻呼了一声,泪水却早已经决堤而出……

  宁安安的妈妈就在她进入宁家的第一年就发生了车祸,本来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一段单纯的车祸,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听到宁淑贤母女的对话她才知道,原本那场车祸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宁淑贤的妈妈故意为之,可是当宁安安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已经没有机会报仇了。

  “安安,你这样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段氏地声音带着焦急的响起来,手也抚上宁安安的头,并轻轻的按摩着。

  “你……我……”宁安安一时吃惊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是好,因为妈妈是真实存在的,此时正在摸着她的脸。

  “你这是怎么了?”段氏有些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宁安安,以为宁安安是哪里不舒服。

  “我这是在哪里?”宁安安有些吃力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明明已经去世了,为什么现在会陪在她的身边?

  “你这孩子,一觉醒来像是把什么都忘记了似的。三天前你跟同学一起去采风,结果不小心摔下了山坡,摔到了头,这都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段氏笑看着宁安安。女儿昏睡的这三天里她可是三天三夜没合眼的照顾着,现在女儿好不容易醒来了,她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可以落地了,不过心里又有了另一层担心。宁安安一醒来后就一直奇怪的看着她,然后说话也好像说不太利索了,段氏在心里想着她的女儿是不是被摔到了脑子?

  “什么?”宁安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明明是无数年前的桥段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大学毕业呢。

  宁安安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中午十二点,怎么了?”段氏不理解宁安安干嘛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有些担心的看着宁安安,不知道宁安安是不是被摔傻了。

  “我是问是那一年?”宁安安有些焦急的看着眼前的妈妈,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去世了的妈妈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她现在又为什么会经历着多年前的事情,她脑中的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2005年,你到底是怎么了?”段氏被宁安安的行为吓到,以为宁安安是被摔到了脑子摔傻了,忙准备去叫医生来。

  2005年,那就是十年前。

  宁安安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她竟然重生了。看着眼前的母亲,再看看满房间的白色,宁安安不知道是喜是悲。

  宁安安有些无力的躺回床上,让自己的妈妈先出去。看着妈妈走出去宁安安恨不得放声大哭,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她竟然回到了妈妈的身边。前世的记忆不停的在宁安安的脑中回放着,折磨得宁安安头痛欲裂。

  此时的宁安安真的很想放声大哭,可是病房是那样的狭小,一旁还住着其他的病人,而她的妈妈此时正在病房门外,她不能哭。

  宁安安有些不安的盯着病房里的一切,有些惶恐的看着这里陌生的一切,她的心里害怕极了,她害怕一眨眼自己就会变成那个被父亲利用、被妹妹陷害、被丈夫抛弃的废人,她害怕回到当初,她害怕历史会重演,但是想到她憎恶的人此时正活得好好的,她就恨不得着立刻冲到那此人的面前狠狠的来上一刀,不,应该是千万万剐。

  只要一想到宁淑贤和陈俊宇活得好好的,此时说不定正过着大小姐大少爷的生活,宁安安就狠得牙痒痒。她曾经了那么多,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凭什么那两人还能快活的活着,凭什么?

  宁安安靠在床上任凭眼中的泪水肆意,宣泄过情绪后她慢慢的平静下来。

  前世她以为只要努力的做好自己,努力的去帮助别人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就会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可是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原本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镜花水月罢了,她的善良换不回任何人的真心,她的努力换不回任何人的肯定。

  她被父亲无情的利用,被自己的丈夫无情的抛弃,被自己视为好妹妹的宁淑贤陷害。

  现在,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自上次受伤出院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宁安安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情,并为之做着一步步的改变。

  今天,2005年9月10日。

  宁安安知道今天就会有一个宁家的人找上她,然后三天后她就会第一次见到她的父亲,然后就会被接回宁家。所有的事情都在如历史重演,而她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善良单纯的小姑娘了。

  吃过午饭后宁安安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门口等待着,因为她知道再过一个小时那个当年找到她的管家就会出现在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当时钟指向两点的时间那个老管家如约而至。宁安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穿着整齐的白色老者,问:“请问您找谁?”话一出口宁安安就止不住的冷笑起来,历史正在一步步的重演,过不了几天她将会被带往宁家。历史会一步步的重演,而她却绝不会再给那些人任何伤害她的机会。

  “请问这是段女士家吗?”老管家非常礼貌的看着宁安安,当看到宁安安的长相的时候明显一怔,眼前这个女孩和他家老爷如出一辙,肯定就是她要找的大小姐了。

  “您找我的母亲有什么事吗?”宁安安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前世这位老管家对她还算是不错的,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看不起她嘲笑她,还会时不时的关心一下她。

  这是她回到宁家后唯一一个真心对待过她的人,看着眼前的老管家宁安安觉得恍如隔世,心中王味陈杂。

  “安安,你在和谁说话?”原本在里间的段氏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走了出来,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神色不由得变了变,然后说:“请进来坐吧!”

  前世的宁安安没有看清楚母亲的神色,这次却是看得十分的清楚,从母亲的神色中宁安安看出了一丝慌乱,她知道母亲肯定是认出了这位老管家的身份。

  “安安去给这位客人倒杯茶。”段氏吩咐着女儿,在请老管家坐下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不是还有很多作业没有做吗,先去把作业做一下。”段氏看了女儿一眼,接过女儿手中的茶水后说道。

  宁安安知道妈妈是故意想把她支走,可能是有什么话要和老管家单独说。看着妈妈一脸沉重的样子,宁安安十分乖巧听话的答道:“是。”然后假装走进了房间,实则却在房间转角处停了下来,然后把头侧在墙边,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夫人,这些人你过得好吗?”老管家的声音有些苍老,语气里到是有些关心和心疼。

  “有什么好不好的,一天天的过日子罢了。”段氏轻叹出声。

  当年为了爱情她抛弃所有的论理和宁安安的父亲走到了一起,不顾宁安安的父亲是一个早有家室的人,后来生下女儿后被抛弃,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只是可怜了宁安安要跟着她一起受苦。想起自己的女儿段氏就有些心疼,小小年纪的宁安安背负了太多了。

  “这些年老爷一直没有忘记你,曾经四处派人到原来的地方打听你和小姐的下落,可惜得到的消息是你早就已经离开了。”老管家重重的感叹了一番,他是从小看着自己家的老爷长大的,知道自己家老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眼前这位女子,可惜两人终是有缘无份的。

  “当年他既然决定抛弃我们母女离开,那就应该明白我不会等她。”段氏原本柔弱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决然,她曾经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在被抛弃后也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她有她的骄傲,无人可以夺走。

  “老爷知道你是一个要强的人,这么些年他也一直很后悔。在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后老爷就第一时间派我过来了,老爷希望能接大小姐回宁家。”老管家说出了他的来意。

  “回家?”段氏明显的轻哼了一声,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现在竟然有人想要来夺走,真是可笑。

  “大小姐现在长大了,也是时候知道她自己的身世了,老爷不忍心看着大小姐流落在外,相信你也不忍心看着大小姐每年为了一点点学费而发愁。”老管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段氏能为了宁安安的将来做考虑。宁家家大业大,如果宁安安能回到宁家的话,那就再也不用为生计而发愁了。

  听到这里宁安安冷笑了一句再也不想听下去,原来当年她的妈妈就是这样被人哄骗着,然后亲自把她送回了宁家,还嘱咐她回到宁家以后要好好听话,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忍着,还特别叮嘱她无论如何都要对宁淑贤母女好,要像对待亲生母亲和妹妹一样。

  回到房间后宁安安坐到了镜子面前,屋外老管家和她的妈妈还在聊着什么,可此时宁安安早已经对她们所说的话题失去了兴趣,现在的宁安安只想着好整以睱的备注着迎接她的父亲,那个当年狠心的抛下她的妈妈和她,后来又为了一已私利不惜断送她的未来的父亲。

  房间里宁安安正对着镜子发呆,突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然后就见自己的妈妈走了进来。

  “安安。”段氏看着宁安安轻唤了一声,然后再说不出其他话来。

  “妈,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宁安安的双眼如明珠一样璀璨,眼中一片清明看不出任何情绪,就像当年一样的单纯可爱。

  “有此事情妈妈不知道要如何跟你开口?”段氏看着坐在镜子前的宁安安内心急促,不知道应该怎么把宁安的身世告诉她,她害怕宁安安知道后会怪她。怪她这么多年一直瞒着不说,怪她这么多年没有给她好的生活。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别说了,不管妈妈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也不管妈妈以后做出什么事情来,你永远都是我的妈妈。”宁安安笑着拉起段氏的手。虽然她的母亲没能好好的保护她,虽然她的母亲没有给她好的生活,虽然她的母亲没能阻止她进入宁家,但她的母亲是一位好母亲,是一位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的好母亲。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这日清晨,宁安安正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宁家的管家再次登门。

  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宁安安笑了笑,她知道老管家是来接她去见宁正阳的,她知道她将会在今天见到她的父亲,那个说好会好好的补偿她,最后却把她当成一颗棋子,一颗为了宁淑贤问路的棋子,等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一点也不顾念父女之情。

  “大小姐好!”老管家走到宁安安的面前,轻声问好,语气十分的恭敬。

  前世在宁家也只有眼前这位老管家对宁安安算得上好,真正的把她当成宁家的大小姐,其他的下人们最多只是表面上应付她两声,背地里总是对她各种各样的抵毁。

  宁安安看了一眼老管家,历史正在一步步的重演,这只是故事的开头而已。

  见宁安安没有说话,老管家轻声的说:“夫人应该把你的身世都告诉你了,现在老爷想见见你!”

  听着老管家的话宁安安抬起头来,假装惊讶的说:“见我?”其实心里却满是讽刺,如果不是她还有点利用价值的话宁正阳又岂会想到她?可惜前世的她一点也没有看明白,当时还感动了好久。

  想到此宁安安只觉得前世的自己还真是愚蠢无比,一个能被遗忘二十年的人,又怎么会被突然想起呢?

  宁安安并没有跟老管家寒暄什么,跟妈妈说了一声后,跟在老管家的身后出了家门。

  坐上车后看着车子一路往郊外行驶,直到最后开到一间小屋前才停了下来。

  看了一眼周围的一切,宁安安默不作声的跟在老管家的身后,走了进去。

  那只是一间很小的木屋,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走进去后却能看到里面一应俱全。宁安安知道那是她的妈妈和宁正阳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后来宁正阳买下了哪里,然后建了那间小木屋。

  前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宁安安还感动了好久,觉得虽然妈妈没能进入宁家,却得到了父亲的爱,现在想来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

  宁正阳这辈子没有爱过任何人,他爱的只有他自己而已,之所以会买下这个地方,可能只是想要买个心安理得,让他在抛妻弃子后仍能心安理得的活着。

  “老爷,小姐来了。”走进小屋,老管家低头说。

  宁正阳,四十出头的年纪,但岁月似乎特别的优待于他,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头黑发微微向后梳,脸上带着厚边眼镜,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严肃的中年大叔。

  屋子里,宁正阳正端坐在椅子上,听到老管家的声音后才抬起头来,看了宁安安一眼后,说:“坐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宁安安特别的想笑。一个父亲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个二十年从未见过的亲生女儿,说出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真是可笑?

  宁安安乖巧的在宁正阳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宁正阳的双眼正打量着她也不害怕,而是抬起头来与之对视。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如果连宁正阳都怕的话,那接下来她要如何生活、如何报仇,难道还要像前世一样在张美惠和宁淑贤面前苟活吗?不,她绝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如果真是那样她又活过来做什么?

  “你和你的妈妈这些年过得好吗?”宁正阳有些坚难的开口,在说到宁安安的妈妈时眼中还闪过一丝的内疚。

  听着宁正阳的话宁安安只觉得讽刺无比,她们过得好不好他会不知道吗?二十年,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她和妈妈每天都在为了生活而劳苦奔波着,而他却每天锦衣玉食,现在既然来问她们过得好不好?她们过得好不好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既然从来没有想过要认她这个女儿,那又何必来招惹她,就当她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亲手把她推下地狱,还说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心中百转千回,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很好!”不是宁安安不想抱怨,只是她知道抱怨是没有一点用的,而她对宁正阳的恨也不会因为几句抱怨就消失,她一定会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

  宁安安的话让宁正阳明显一愣,可能没有想到宁安安会说出这样的话吧,半响才道:“你和你的母亲很像。”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刚出生,当时我手里抱着你,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如今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你……”宁正阳沉浸在往事里,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忧是喜。

  “如果您找我来只是为了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去了,妈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宁安安打断了宁正阳的话,她不想听到宁正阳的这些话,这会让她觉得宁正阳是一个好父亲,可是一个好父亲又岂会把自己的女儿送下地狱?

  看了宁正阳一眼宁安安起身走了出去,她一分钟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这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男人,可是却亲手毁了她的一生,她不会原谅他的,永远不会!

  也许她应该假装笑意的迎和宁正阳,这样可能她回到宁家的日子会好过一点,至少表面上会好过一点,可是她做不到,只要一想到宁正阳前世对她做的事情,她就恨不得能亲手杀了宁正阳,那怕这个人是她的父亲。

  “你什么态度?”宁正阳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就算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也是处处小心的讨好着他,宁安安算什么,竟然敢挑战他的权威?

  宁正阳的话让宁安安一阵讥笑,然后回过头来,双眼凛冽的问:“您觉得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您,我的父亲!”

  这个男人亲手毁了她的幸福,亲手把她送下地狱,现在却来找她要态度,他觉得她应该什么态度?难道像前世一样感恩戴德,感谢她能找到她,感谢她能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真是可笑至极。

  看着宁安安渐行渐远的身影,宁正阳半天回不过神来。调查的人不是说宁安安极其胆小怕事,在人前总是唯唯诺诺的,除了善良以外一无事处吗?他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决定把宁安安接回宁家,而不顾外界的舆论。

  宁正阳不敢相信这会是调查人口中说的胆小怕事的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极有主见,事非分明的人,而且眼中对他还有非常明显的防备。

  想到此宁正阳双眼一凛,叫来门外的管家:“去查查,这丫头怎么回事?”

  老管家不明白自己家老爷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宁安安是宁家大小姐这是毋庸置疑的,还有什么要查的呢?但见宁正阳心情十分不好,忙回答了一声退了出去。

  婚恋文:本以为人生只剩下复仇二字,却不知死敌竟然爱上了她

  后续请戳了解更多~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