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阴鬼令】第二十七章?婚事?完

www.tjlianghao.com2019-08-30

  半个时辰,足够萧楚河把很多事从珞凌的口中套出来。所以,即便送走了洛河郡主和五殿下这两位大神,但珞森依旧感到很头疼。

  “二哥哥……”珞凌低着头,他知道他不该和萧楚河说太多。可……他真的不想娶洛河郡主。何况,白帝都说可以,那自己说的事应该没什么大的影响才对。

  “你倒是实在。”除了阴鬼令和百灵丹,珞凌倒是给萧楚河交代了一个清清楚楚。

  “我错了。”

  “近日星耀国的使团要来国都,你好好的在府里待着。去哪儿都让钟墨跟着。还有,不许再见萧楚河。”

  星耀国的使团,早在一年前便定下了来东梁国的时间。而星耀国又是星罗大陆上三大国之一,所以这次使团前来的事可算是大事。而珞森不想珞凌在此之间再出任何意外,所以呆在府里是相对最保险的。

  “好。”

  珞凌知道自己错了,自然珞森说什么都说好。

  可说‘好’的当天晚上,珞凌就又见了萧楚河。至于钟墨,他则陷入了白瞳设的迷幻术里。

  “如何,准备好……”萧楚河站在窗外,隔着窗户对珞凌伸出右手:“跟哥哥走了吗?”

  屋内的珞凌并没有睡觉,而是穿戴整齐,而且还准备了一个包裹:“你确定,二哥哥不会发现?”

  “放心,有白瞳在。等珞二爷发现时,你已经和哥哥离开了国都。”

  走到窗边的珞凌回头看着自己的屋子: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

  ‘你还会回来的。’白帝出现,和萧楚河并列站在窗口。可惜,除了珞凌谁也看不到他。

  “我……真的还能回来吗?”珞凌不傻:此次既然是逃婚而走,那若再想回来,必要寻一个能让平安王满意的理由。否则,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

  “有哥哥在,一定回得来。走吧!”

  ‘有本尊在,会回来的。’

  “嗯,会回来的。”珞凌的回答不知道是在回答谁,但两个人都听到了。

  深吸一口气,珞凌似乎是给了自己一份勇气。然后回头,把手放到萧楚河的手上,踏上提前放好的凳子,越窗而出。双脚落地,珞凌先转头看向右侧的白帝,见他双手背在身后已经迈步向前走去,然后回头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萧楚河:“走吧。”

  “啊?啊!”萧楚河看向正前方,真的什么也没有。这小凌子刚刚……是在看什么?

  摇摇头,萧楚河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心了。

  紧走两步跟上珞凌,然后一手放在他的肩头:“来,哥哥带你飞。”

  珞凌虽然会些轻功,但功力和萧楚河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所以要想翻过这振国侯府的墙,真的需要萧楚河帮忙。

  出了振国侯府,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那里,而驾车的是黑木。

  黑木下车:“殿下,公子。”

  “五哥哥,小凌子。”马车门打开,洛河郡主萧洛洛笑脸相迎。

  “萧楚河,你阴(我)……”

  萧楚河接住珞凌倒下的身体,然后笑道:“乖乖睡一觉,哥哥不会骗你的。”

  “五哥哥,小凌子他……”

  “黑木,带他上车。洛洛,我们该出发了,不然……”把珞凌交给黑木,萧楚河转身看向振国侯府,确认白瞳也翻墙而出:“珞二爷可不是好惹的。”

  “殿下放心,就算珞二爷厉害,最快也要天亮后才能发现珞四公子被咱们偷了出来。”白瞳小跑着过来,他对自己的迷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萧楚河抬手就打在白瞳的脑袋上:“什么偷,我们这是……救他出水火之中。”

  抱着头,白瞳撇嘴,心道:偷,还不敢承认,哼,虚伪。

  “上车……江湖,我萧楚河来了。”

  三个时辰之后,太子亲临振国侯府。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嘴上如此说,但语气……只要不傻都听得出来珞二爷这是讽刺。

  能讽刺当朝太子,怕是也只有珞森才敢做。

  “珞二爷,您总不想在这振国侯府的大门口说话吧。”太子萧楚华并不生气,反而笑脸相对。

  珞森也一直脸上保持微笑,然后侧身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太子萧楚华率先往里走,接着便是他身边的贴身侍卫无心——太子身边唯一的女侍卫。

  落后半步的珞森对管家吩咐道:“太子过府的事,不要让侯爷知道。”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珞二爷的吩咐,振国侯府还没人敢质疑。

  振国侯府太子萧楚华来的次数很多,只是……那是他被封为太子之前。可惜在太子之争中,二公主萧楚蜜身陨,自此两个关系便越来越差。或者说,是珞森有意和萧楚华拉开了距离。

  “哎,阿森,都快十年了,你还恨我?”

  “她说过,不让我恨。所以,我不恨。”

  她,自然是指萧楚蜜。

  萧楚蜜和珞森两人自小便有婚约,且两情相悦。若非那场意外,也许现在他们的孩子都七八岁了。可意外发生了,亦或者那不是意外。

  二公主萧楚蜜和三皇子萧楚逸是双胞胎,其母是杨贵妃。十年前,太子之争的起因是杨贵妃给萧楚华下毒开始。不过因为欧阳神医出手,太子无恙,可其母淑贵妃却因此落下病根身体非常的糟糕。所以萧楚华怒了,而接下来的一场阴谋和报复却害死了最无辜的二公主萧楚蜜。也因此,萧楚华和珞森的关系从朋友变为陌路人。

  “阿森……”

  “我现在只希望,阿凌不会变成第二个她。说吧,五皇子殿下到底带阿凌去哪儿了?”珞森转换了话题,因为他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揍人。

  不恨?

  怎么会不恨。

  杨贵妃虽然心狠手辣,可萧楚蜜根本没有参与过她的任何事。而且还多次救过萧楚华,甚至天真的想缓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她,明明那么善良,可为什么死的会是她。

  “老五的事,很抱歉。但请相信,他不会害阿凌。”

  “所以,这事你也有参与?”攥紧拳头,若是萧楚华说‘是’,那珞森怕是真的会逾越伤了这位当朝太子。

  “我……没有。”在珞森面前,萧楚华一直没有自称过‘本宫’。因为,他期待着他们还能回到十年前,可……他也明白,除非萧楚蜜复活,否则绝无可能。但珞森又从来不反对珞宇继续和他交好,所以,有时候他又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就顺其自然。毕竟,这场婚事阿凌现在并不满意。而唯一的办法,只有两个当事人都‘逃婚’,否则圣旨一旦拿出来,抗旨……只能是死罪。”

  是的,现在两个当事人——珞凌和萧洛洛都逃婚了,所以若此时拿出那道圣旨,便是打了皇家的脸面。所以说,萧楚河此举确实是帮珞凌完成了‘不娶萧洛洛的心愿’,同时还不会让振国侯府受到牵连。算的上是用心良苦,但……

  “怕是,这件事背后是别有用心吧。毕竟,星耀的使团要来了。”

  

  碎银子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3

  字数 2369

  半个时辰,足够萧楚河把很多事从珞凌的口中套出来。所以,即便送走了洛河郡主和五殿下这两位大神,但珞森依旧感到很头疼。

  “二哥哥……”珞凌低着头,他知道他不该和萧楚河说太多。可……他真的不想娶洛河郡主。何况,白帝都说可以,那自己说的事应该没什么大的影响才对。

  “你倒是实在。”除了阴鬼令和百灵丹,珞凌倒是给萧楚河交代了一个清清楚楚。

  “我错了。”

  “近日星耀国的使团要来国都,你好好的在府里待着。去哪儿都让钟墨跟着。还有,不许再见萧楚河。”

  星耀国的使团,早在一年前便定下了来东梁国的时间。而星耀国又是星罗大陆上三大国之一,所以这次使团前来的事可算是大事。而珞森不想珞凌在此之间再出任何意外,所以呆在府里是相对最保险的。

  “好。”

  珞凌知道自己错了,自然珞森说什么都说好。

  可说‘好’的当天晚上,珞凌就又见了萧楚河。至于钟墨,他则陷入了白瞳设的迷幻术里。

  “如何,准备好……”萧楚河站在窗外,隔着窗户对珞凌伸出右手:“跟哥哥走了吗?”

  屋内的珞凌并没有睡觉,而是穿戴整齐,而且还准备了一个包裹:“你确定,二哥哥不会发现?”

  “放心,有白瞳在。等珞二爷发现时,你已经和哥哥离开了国都。”

  走到窗边的珞凌回头看着自己的屋子: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

  ‘你还会回来的。’白帝出现,和萧楚河并列站在窗口。可惜,除了珞凌谁也看不到他。

  “我……真的还能回来吗?”珞凌不傻:此次既然是逃婚而走,那若再想回来,必要寻一个能让平安王满意的理由。否则,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

  “有哥哥在,一定回得来。走吧!”

  ‘有本尊在,会回来的。’

  “嗯,会回来的。”珞凌的回答不知道是在回答谁,但两个人都听到了。

  深吸一口气,珞凌似乎是给了自己一份勇气。然后回头,把手放到萧楚河的手上,踏上提前放好的凳子,越窗而出。双脚落地,珞凌先转头看向右侧的白帝,见他双手背在身后已经迈步向前走去,然后回头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萧楚河:“走吧。”

  “啊?啊!”萧楚河看向正前方,真的什么也没有。这小凌子刚刚……是在看什么?

  摇摇头,萧楚河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心了。

  紧走两步跟上珞凌,然后一手放在他的肩头:“来,哥哥带你飞。”

  珞凌虽然会些轻功,但功力和萧楚河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所以要想翻过这振国侯府的墙,真的需要萧楚河帮忙。

  出了振国侯府,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那里,而驾车的是黑木。

  黑木下车:“殿下,公子。”

  “五哥哥,小凌子。”马车门打开,洛河郡主萧洛洛笑脸相迎。

  “萧楚河,你阴(我)……”

  萧楚河接住珞凌倒下的身体,然后笑道:“乖乖睡一觉,哥哥不会骗你的。”

  “五哥哥,小凌子他……”

  “黑木,带他上车。洛洛,我们该出发了,不然……”把珞凌交给黑木,萧楚河转身看向振国侯府,确认白瞳也翻墙而出:“珞二爷可不是好惹的。”

  “殿下放心,就算珞二爷厉害,最快也要天亮后才能发现珞四公子被咱们偷了出来。”白瞳小跑着过来,他对自己的迷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萧楚河抬手就打在白瞳的脑袋上:“什么偷,我们这是……救他出水火之中。”

  抱着头,白瞳撇嘴,心道:偷,还不敢承认,哼,虚伪。

  “上车……江湖,我萧楚河来了。”

  三个时辰之后,太子亲临振国侯府。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嘴上如此说,但语气……只要不傻都听得出来珞二爷这是讽刺。

  能讽刺当朝太子,怕是也只有珞森才敢做。

  “珞二爷,您总不想在这振国侯府的大门口说话吧。”太子萧楚华并不生气,反而笑脸相对。

  珞森也一直脸上保持微笑,然后侧身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太子萧楚华率先往里走,接着便是他身边的贴身侍卫无心——太子身边唯一的女侍卫。

  落后半步的珞森对管家吩咐道:“太子过府的事,不要让侯爷知道。”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珞二爷的吩咐,振国侯府还没人敢质疑。

  振国侯府太子萧楚华来的次数很多,只是……那是他被封为太子之前。可惜在太子之争中,二公主萧楚蜜身陨,自此两个关系便越来越差。或者说,是珞森有意和萧楚华拉开了距离。

  “哎,阿森,都快十年了,你还恨我?”

  “她说过,不让我恨。所以,我不恨。”

  她,自然是指萧楚蜜。

  萧楚蜜和珞森两人自小便有婚约,且两情相悦。若非那场意外,也许现在他们的孩子都七八岁了。可意外发生了,亦或者那不是意外。

  二公主萧楚蜜和三皇子萧楚逸是双胞胎,其母是杨贵妃。十年前,太子之争的起因是杨贵妃给萧楚华下毒开始。不过因为欧阳神医出手,太子无恙,可其母淑贵妃却因此落下病根身体非常的糟糕。所以萧楚华怒了,而接下来的一场阴谋和报复却害死了最无辜的二公主萧楚蜜。也因此,萧楚华和珞森的关系从朋友变为陌路人。

  “阿森……”

  “我现在只希望,阿凌不会变成第二个她。说吧,五皇子殿下到底带阿凌去哪儿了?”珞森转换了话题,因为他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揍人。

  不恨?

  怎么会不恨。

  杨贵妃虽然心狠手辣,可萧楚蜜根本没有参与过她的任何事。而且还多次救过萧楚华,甚至天真的想缓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她,明明那么善良,可为什么死的会是她。

  “老五的事,很抱歉。但请相信,他不会害阿凌。”

  “所以,这事你也有参与?”攥紧拳头,若是萧楚华说‘是’,那珞森怕是真的会逾越伤了这位当朝太子。

  “我……没有。”在珞森面前,萧楚华一直没有自称过‘本宫’。因为,他期待着他们还能回到十年前,可……他也明白,除非萧楚蜜复活,否则绝无可能。但珞森又从来不反对珞宇继续和他交好,所以,有时候他又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就顺其自然。毕竟,这场婚事阿凌现在并不满意。而唯一的办法,只有两个当事人都‘逃婚’,否则圣旨一旦拿出来,抗旨……只能是死罪。”

  是的,现在两个当事人——珞凌和萧洛洛都逃婚了,所以若此时拿出那道圣旨,便是打了皇家的脸面。所以说,萧楚河此举确实是帮珞凌完成了‘不娶萧洛洛的心愿’,同时还不会让振国侯府受到牵连。算的上是用心良苦,但……

  “怕是,这件事背后是别有用心吧。毕竟,星耀的使团要来了。”

  半个时辰,足够萧楚河把很多事从珞凌的口中套出来。所以,即便送走了洛河郡主和五殿下这两位大神,但珞森依旧感到很头疼。

  “二哥哥……”珞凌低着头,他知道他不该和萧楚河说太多。可……他真的不想娶洛河郡主。何况,白帝都说可以,那自己说的事应该没什么大的影响才对。

  “你倒是实在。”除了阴鬼令和百灵丹,珞凌倒是给萧楚河交代了一个清清楚楚。

  “我错了。”

  “近日星耀国的使团要来国都,你好好的在府里待着。去哪儿都让钟墨跟着。还有,不许再见萧楚河。”

  星耀国的使团,早在一年前便定下了来东梁国的时间。而星耀国又是星罗大陆上三大国之一,所以这次使团前来的事可算是大事。而珞森不想珞凌在此之间再出任何意外,所以呆在府里是相对最保险的。

  “好。”

  珞凌知道自己错了,自然珞森说什么都说好。

  可说‘好’的当天晚上,珞凌就又见了萧楚河。至于钟墨,他则陷入了白瞳设的迷幻术里。

  “如何,准备好……”萧楚河站在窗外,隔着窗户对珞凌伸出右手:“跟哥哥走了吗?”

  屋内的珞凌并没有睡觉,而是穿戴整齐,而且还准备了一个包裹:“你确定,二哥哥不会发现?”

  “放心,有白瞳在。等珞二爷发现时,你已经和哥哥离开了国都。”

  走到窗边的珞凌回头看着自己的屋子: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

  ‘你还会回来的。’白帝出现,和萧楚河并列站在窗口。可惜,除了珞凌谁也看不到他。

  “我……真的还能回来吗?”珞凌不傻:此次既然是逃婚而走,那若再想回来,必要寻一个能让平安王满意的理由。否则,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

  “有哥哥在,一定回得来。走吧!”

  ‘有本尊在,会回来的。’

  “嗯,会回来的。”珞凌的回答不知道是在回答谁,但两个人都听到了。

  深吸一口气,珞凌似乎是给了自己一份勇气。然后回头,把手放到萧楚河的手上,踏上提前放好的凳子,越窗而出。双脚落地,珞凌先转头看向右侧的白帝,见他双手背在身后已经迈步向前走去,然后回头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萧楚河:“走吧。”

  “啊?啊!”萧楚河看向正前方,真的什么也没有。这小凌子刚刚……是在看什么?

  摇摇头,萧楚河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心了。

  紧走两步跟上珞凌,然后一手放在他的肩头:“来,哥哥带你飞。”

  珞凌虽然会些轻功,但功力和萧楚河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所以要想翻过这振国侯府的墙,真的需要萧楚河帮忙。

  出了振国侯府,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那里,而驾车的是黑木。

  黑木下车:“殿下,公子。”

  “五哥哥,小凌子。”马车门打开,洛河郡主萧洛洛笑脸相迎。

  “萧楚河,你阴(我)……”

  萧楚河接住珞凌倒下的身体,然后笑道:“乖乖睡一觉,哥哥不会骗你的。”

  “五哥哥,小凌子他……”

  “黑木,带他上车。洛洛,我们该出发了,不然……”把珞凌交给黑木,萧楚河转身看向振国侯府,确认白瞳也翻墙而出:“珞二爷可不是好惹的。”

  “殿下放心,就算珞二爷厉害,最快也要天亮后才能发现珞四公子被咱们偷了出来。”白瞳小跑着过来,他对自己的迷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萧楚河抬手就打在白瞳的脑袋上:“什么偷,我们这是……救他出水火之中。”

  抱着头,白瞳撇嘴,心道:偷,还不敢承认,哼,虚伪。

  “上车……江湖,我萧楚河来了。”

  三个时辰之后,太子亲临振国侯府。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嘴上如此说,但语气……只要不傻都听得出来珞二爷这是讽刺。

  能讽刺当朝太子,怕是也只有珞森才敢做。

  “珞二爷,您总不想在这振国侯府的大门口说话吧。”太子萧楚华并不生气,反而笑脸相对。

  珞森也一直脸上保持微笑,然后侧身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太子萧楚华率先往里走,接着便是他身边的贴身侍卫无心——太子身边唯一的女侍卫。

  落后半步的珞森对管家吩咐道:“太子过府的事,不要让侯爷知道。”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珞二爷的吩咐,振国侯府还没人敢质疑。

  振国侯府太子萧楚华来的次数很多,只是……那是他被封为太子之前。可惜在太子之争中,二公主萧楚蜜身陨,自此两个关系便越来越差。或者说,是珞森有意和萧楚华拉开了距离。

  “哎,阿森,都快十年了,你还恨我?”

  “她说过,不让我恨。所以,我不恨。”

  她,自然是指萧楚蜜。

  萧楚蜜和珞森两人自小便有婚约,且两情相悦。若非那场意外,也许现在他们的孩子都七八岁了。可意外发生了,亦或者那不是意外。

  二公主萧楚蜜和三皇子萧楚逸是双胞胎,其母是杨贵妃。十年前,太子之争的起因是杨贵妃给萧楚华下毒开始。不过因为欧阳神医出手,太子无恙,可其母淑贵妃却因此落下病根身体非常的糟糕。所以萧楚华怒了,而接下来的一场阴谋和报复却害死了最无辜的二公主萧楚蜜。也因此,萧楚华和珞森的关系从朋友变为陌路人。

  “阿森……”

  “我现在只希望,阿凌不会变成第二个她。说吧,五皇子殿下到底带阿凌去哪儿了?”珞森转换了话题,因为他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揍人。

  不恨?

  怎么会不恨。

  杨贵妃虽然心狠手辣,可萧楚蜜根本没有参与过她的任何事。而且还多次救过萧楚华,甚至天真的想缓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她,明明那么善良,可为什么死的会是她。

  “老五的事,很抱歉。但请相信,他不会害阿凌。”

  “所以,这事你也有参与?”攥紧拳头,若是萧楚华说‘是’,那珞森怕是真的会逾越伤了这位当朝太子。

  “我……没有。”在珞森面前,萧楚华一直没有自称过‘本宫’。因为,他期待着他们还能回到十年前,可……他也明白,除非萧楚蜜复活,否则绝无可能。但珞森又从来不反对珞宇继续和他交好,所以,有时候他又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就顺其自然。毕竟,这场婚事阿凌现在并不满意。而唯一的办法,只有两个当事人都‘逃婚’,否则圣旨一旦拿出来,抗旨……只能是死罪。”

  是的,现在两个当事人——珞凌和萧洛洛都逃婚了,所以若此时拿出那道圣旨,便是打了皇家的脸面。所以说,萧楚河此举确实是帮珞凌完成了‘不娶萧洛洛的心愿’,同时还不会让振国侯府受到牵连。算的上是用心良苦,但……

  “怕是,这件事背后是别有用心吧。毕竟,星耀的使团要来了。”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