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纪实散文」三叔︱万广萍(甘肃)

www.tjlianghao.com2019-08-17

  2019-08-15 01:01:54 情感生活交流地

  

  图片来自网络

  三叔

  文/万广萍

  奶奶膝下有三子一女,父亲是长子,二叔过继给了奶奶娘家大兄弟顶门立户,姑姑其实是老三,但我们这里排行时女儿总是除外,所以小叔父便排行老三了。

  都说十个指头伸出来有长又短,说来也真是,奶奶的几个儿女个个精灵机巧,唯独三叔常常让我们汗颜,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困窘,人都是虚荣爱面子的,在人面上,我们就很少提及三叔。姑姑常说三叔是她小时候贪玩顶在肩头摔下来绊傻了的,未置可否,想想也有道理,一半岁的小孩子顿不顿就被贪玩的姑姑摔得口吐白沫眼皮上翻,不出毛病才怪呢。

  

  图片来自网络

  小儿大孙子,老太婆的命根子,三叔最小,也就独享了这份专宠,那个吃糠咽菜的年代,奶奶没有让父亲和姑姑念一天书,却硬是靠着娘家的帮衬让三叔上到了初中。而三叔虽然不疯不癫却知道躲奸耍滑,不但没有珍惜这个哥姐死活都争不来的大好机会,还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躲在粮食地不去学校,到了放学的时候就跟上学生回家了,等到有一天老师找上门时,奶奶才知道三叔并没有老实到家,骗起人来还是蛮有一套的。淘娘惹气,总算混到了初中。爷爷那时有腿疾,一家人全靠奶奶娘家周济,三叔一直秉性不改,奶奶也就放弃供三叔继续读书的念头。

  你还别说,三叔的脑子虽然不好使,口算能力却是堂儿清得很,跟着生产队干活儿,队长算工分还得在地上加减乘除的列式计算,三叔在一旁默不作声早就口算得一清二楚了,往出一说答案众族人都瞠目结舌,三叔也由此失了真名,被庄前屋后的族人们戏称为“万支书”。小时候,大家都这样叫三叔,我们还以为三叔真的是支书呢,后来长大才知道大家是戏谑他取乐的。

  三叔十四五岁时已是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那个造孽的年代,无论男娃女娃小到十二岁大到十五岁就得嫁娶。母亲十岁就没了娘,可怜外公给舅舅娶不起媳妇,便将十五岁的母亲和姑姑换头亲,两家扯平不用出钱为舅舅和父亲成就了一桩婚事。一大家子人清汤寡水维持着生命,偏偏屋漏又遭连阴雨,四十多岁的爷爷腿疾病变,带着太多牵挂和遗憾撒手人寰了。那时医学落后,无人知道那是癌症,后来听父母说爷爷腿上有个瘤状的东西,我们也就只能猜测为癌症了。

  爷爷这一走,可愁坏了三寸金莲的奶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刚奔二十就挑起了家庭重担。他四处打探,好不容易为三叔寻了门亲事,一切都说妥当后,估计女方父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非要见三叔,父亲和媒人只好带上三叔去订婚。那时把儿女订婚叫挂锁儿,双方相亲孩子也可以省去相互见面。麻子也罢,赖子也好,只要父母同意给钱就成,大多数婚姻都这样由父母包办麻乎乎捉迷乎乎而成。

  等人家姑娘父母见了三叔后,死活都不同意给女儿了,说三叔人傻着,父亲那会儿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了,他掏出银元让三叔当着女方父母数,并且让他们提问题考三叔,什么一石(dan)粮食等于多少斤了,一亩地一年能打多少石粮食了等等。据说女方父母可是绞尽脑汁出了许多计算题考了三叔父一番,也该着三叔命里有妻,人家请了个能掐会算的能人儿,居然没考住三叔,这才总算忐忑不安的勉强订了婚。父亲怕再有变故,趁热打铁赶紧为三叔张罗娶媳妇,可就在这节骨眼上,三妈哭的死去活来,亲事差点就黄了。邻里乡亲都说那时多亏父亲硬承能言善辩,要不三叔可就真得打一辈子光棍了,这门亲事一黄,三叔的名声一传十、十传百那还不更糟?

  三妈在她父母相逼下总算是嫁过了门,可是等到回门时又哭着死活不回来了,奶奶哭一鼻笑一泪,愁的父亲一夜夜难合眼,好在封建社会父母的话就是天王老子的圣旨,父亲和媒人差点没跑断腿才把三妈找了回来,三妈父母生怕女儿经常回娘家再节外生枝,好几年都没敢让女儿坐娘家。现在想想三妈也实在可怜,硬是做了封建礼教的牺牲品。【】

  

  图片来自网络

  后来三妈有了女儿和儿子,因为疼儿女也就收心过日子了,三叔也就是三妈拨一转转一转那样的人。这可就苦了奶奶,忍辱负重、谨小慎微地把三妈比女儿都看得起,里里外外的心都得操。苦命的三妈一双儿女都没有随自己的智商,很多方面像极了三叔。幸亏三妈娘家日子过得不错,年年骡马驮粮来周济着女儿,三妈也能精打细算,日子还算能勉强过得去。

  奶奶过世后,所有权利也都交给了三妈,三叔瓜子不知愁滋味,躲奸溜滑有一搭没一搭的混着日子。五十多岁娶了老实的儿媳,刚得了孙孙,可怜的三妈就因脑瘤治疗无效去世了。

  细细想来,三叔其实命并不苦,尽管儿子儿媳都老实,但对待三叔却十分孝顺,都说不睁眼睛的麻雀天抬将,三叔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吧。一辈子别人有的他都有了,只是和正常人比,总是有太多的缺憾和不尽人意。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下那会有一刀裁齐的好事,上帝总是会为人们关上一扇门同时又打开一扇窗的。既然许多事实我们都无力改变,也就只能顺其自然,缺憾的人生稀里糊涂的过了。

  作者简介:万广萍,环县耿湾乡万家湾村人,自幼受姐姐影响,爱好文学写作。平时喜欢记录一些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趣事和景物,然后把它们整理起来献于各个刊物,让自己的生活无论喜怒哀乐都是一首诗,也希望自己的拙作带给世人一份闲暇的慰籍。

  

  图片来自网络

  三叔

  文/万广萍

  奶奶膝下有三子一女,父亲是长子,二叔过继给了奶奶娘家大兄弟顶门立户,姑姑其实是老三,但我们这里排行时女儿总是除外,所以小叔父便排行老三了。

  都说十个指头伸出来有长又短,说来也真是,奶奶的几个儿女个个精灵机巧,唯独三叔常常让我们汗颜,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困窘,人都是虚荣爱面子的,在人面上,我们就很少提及三叔。姑姑常说三叔是她小时候贪玩顶在肩头摔下来绊傻了的,未置可否,想想也有道理,一半岁的小孩子顿不顿就被贪玩的姑姑摔得口吐白沫眼皮上翻,不出毛病才怪呢。

  

  图片来自网络

  小儿大孙子,老太婆的命根子,三叔最小,也就独享了这份专宠,那个吃糠咽菜的年代,奶奶没有让父亲和姑姑念一天书,却硬是靠着娘家的帮衬让三叔上到了初中。而三叔虽然不疯不癫却知道躲奸耍滑,不但没有珍惜这个哥姐死活都争不来的大好机会,还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躲在粮食地不去学校,到了放学的时候就跟上学生回家了,等到有一天老师找上门时,奶奶才知道三叔并没有老实到家,骗起人来还是蛮有一套的。淘娘惹气,总算混到了初中。爷爷那时有腿疾,一家人全靠奶奶娘家周济,三叔一直秉性不改,奶奶也就放弃供三叔继续读书的念头。

  你还别说,三叔的脑子虽然不好使,口算能力却是堂儿清得很,跟着生产队干活儿,队长算工分还得在地上加减乘除的列式计算,三叔在一旁默不作声早就口算得一清二楚了,往出一说答案众族人都瞠目结舌,三叔也由此失了真名,被庄前屋后的族人们戏称为“万支书”。小时候,大家都这样叫三叔,我们还以为三叔真的是支书呢,后来长大才知道大家是戏谑他取乐的。

  三叔十四五岁时已是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那个造孽的年代,无论男娃女娃小到十二岁大到十五岁就得嫁娶。母亲十岁就没了娘,可怜外公给舅舅娶不起媳妇,便将十五岁的母亲和姑姑换头亲,两家扯平不用出钱为舅舅和父亲成就了一桩婚事。一大家子人清汤寡水维持着生命,偏偏屋漏又遭连阴雨,四十多岁的爷爷腿疾病变,带着太多牵挂和遗憾撒手人寰了。那时医学落后,无人知道那是癌症,后来听父母说爷爷腿上有个瘤状的东西,我们也就只能猜测为癌症了。

  爷爷这一走,可愁坏了三寸金莲的奶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刚奔二十就挑起了家庭重担。他四处打探,好不容易为三叔寻了门亲事,一切都说妥当后,估计女方父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非要见三叔,父亲和媒人只好带上三叔去订婚。那时把儿女订婚叫挂锁儿,双方相亲孩子也可以省去相互见面。麻子也罢,赖子也好,只要父母同意给钱就成,大多数婚姻都这样由父母包办麻乎乎捉迷乎乎而成。

  等人家姑娘父母见了三叔后,死活都不同意给女儿了,说三叔人傻着,父亲那会儿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了,他掏出银元让三叔当着女方父母数,并且让他们提问题考三叔,什么一石(dan)粮食等于多少斤了,一亩地一年能打多少石粮食了等等。据说女方父母可是绞尽脑汁出了许多计算题考了三叔父一番,也该着三叔命里有妻,人家请了个能掐会算的能人儿,居然没考住三叔,这才总算忐忑不安的勉强订了婚。父亲怕再有变故,趁热打铁赶紧为三叔张罗娶媳妇,可就在这节骨眼上,三妈哭的死去活来,亲事差点就黄了。邻里乡亲都说那时多亏父亲硬承能言善辩,要不三叔可就真得打一辈子光棍了,这门亲事一黄,三叔的名声一传十、十传百那还不更糟?

  三妈在她父母相逼下总算是嫁过了门,可是等到回门时又哭着死活不回来了,奶奶哭一鼻笑一泪,愁的父亲一夜夜难合眼,好在封建社会父母的话就是天王老子的圣旨,父亲和媒人差点没跑断腿才把三妈找了回来,三妈父母生怕女儿经常回娘家再节外生枝,好几年都没敢让女儿坐娘家。现在想想三妈也实在可怜,硬是做了封建礼教的牺牲品。【】

  

  图片来自网络

  后来三妈有了女儿和儿子,因为疼儿女也就收心过日子了,三叔也就是三妈拨一转转一转那样的人。这可就苦了奶奶,忍辱负重、谨小慎微地把三妈比女儿都看得起,里里外外的心都得操。苦命的三妈一双儿女都没有随自己的智商,很多方面像极了三叔。幸亏三妈娘家日子过得不错,年年骡马驮粮来周济着女儿,三妈也能精打细算,日子还算能勉强过得去。

  奶奶过世后,所有权利也都交给了三妈,三叔瓜子不知愁滋味,躲奸溜滑有一搭没一搭的混着日子。五十多岁娶了老实的儿媳,刚得了孙孙,可怜的三妈就因脑瘤治疗无效去世了。

  细细想来,三叔其实命并不苦,尽管儿子儿媳都老实,但对待三叔却十分孝顺,都说不睁眼睛的麻雀天抬将,三叔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吧。一辈子别人有的他都有了,只是和正常人比,总是有太多的缺憾和不尽人意。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下那会有一刀裁齐的好事,上帝总是会为人们关上一扇门同时又打开一扇窗的。既然许多事实我们都无力改变,也就只能顺其自然,缺憾的人生稀里糊涂的过了。

  作者简介:万广萍,环县耿湾乡万家湾村人,自幼受姐姐影响,爱好文学写作。平时喜欢记录一些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趣事和景物,然后把它们整理起来献于各个刊物,让自己的生活无论喜怒哀乐都是一首诗,也希望自己的拙作带给世人一份闲暇的慰籍。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