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贫困时代第二章放牛娃学生娃荒年的牛不见了

www.tjlianghao.com2019-07-20

  63、荒年的牛不见了

  星期天一大早,湾里就有人张罗去大日垴买米的事情。

  从年前算起来,运东这是第五次去买返销米了。因为灾年日子难过,人民政府过一段时间就发一批返销粮票下来。生产队就按人头与劳动力折算,分给每户几斤、十几斤、二十几斤不等。有了粮票,不少人家还愁没有钱去买回来。一斤米要一角三分四厘钱,而且是定点销售,路途也远,所以一般家里都是叫小姑娘或小子们去买。运东家里当然是要运东去买了。母亲给了十五斤粮票,父亲把了两块五角钱,运东拿了两个米袋子和一根扁担,就跟于亮、牛娃几个小伙伴一起上路了。

铺了石子的乡村公路之后,路上行人差不多都是丰湾的。那仨一群五一伙的小姑娘、小子们,都是去买米的。运东、于亮和牛娃几个一直冲在最前面。

  当他们经过另外一个大队的岔道口时,那边突然过来了一伙人。一看那装束打扮,同他们大不相同。牛娃平时不怎么说话,这时忽然说道:“我看像是湖心大队的知识青年。”一听说知识青年,他们的神经都紧张起来了,脚步也不由得放慢了下来。不知是谁还学了一句电影上的台词:“让美国佬先走。”把大家逗乐了,但谁也不敢放肆地笑出声来。有个娃说了一句:“你小心被他们听到,该你敲死。”那几个知识青年上了公路,走在运东他们的前面。他们也只好不紧不慢地跟着。知识青年的作派与他们这些农村娃们可就大相径庭了。不是吹口哨,打唿哨,就是忸怩作态,像跳摇摆舞似的,时不时还飞起一脚,踢飞几颗石子儿。有个知青居然还唱起了一首歌儿。你道他们唱的是什么歌啊?运东好像从未听到过,竟是他们自编自唱的一首《牛仔歌》:

  前面来了一个牛仔哥,

  慢悠慢悠地牛仔哥。

  你把你地姐姐嫁给我,

  我给你,是蛮好蛮好地姐夫哥……

  那歌儿反复地连唱,或者隔一会儿再唱。运东他们听了好多遍才算大致搞清楚了那几句古怪的歌词。

  后面又有人赶上来了,问他们:“你们先走得好快呀,怎么慢下来了呢?”有人小声地告诉他们:“前面有知识青年。”同样,一听说知识青年,后来的人也不禁吐了一下舌头,再不吭声了。

岔路口。拐过去就是往大日垴去的。知识青年们继续在公路上唱呀踢的,看来他们是要去杨林公社吧。运东他们就拐上了岔路。等到看不见知识青年的影子了,才有人开始学唱“前面来了一个牛仔哥”,马上有人表示异议道:“你这是唱黄色下流歌曲呢。”说的人与唱的人几乎同时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大笑了起来。

  大日垴粮店真是出奇地热闹。运东他们来晚了一些。前边已经排了好长的队,都是临近几个大队来买米的。等到日头偏了西,才排到运东他们的当口。

  夏四毛在称米时,米已经从漏斗里放完了,他就拍了两下,又耸了几耸,那里面居然又漏了一些米下来。里边的营业员看不到下边,就说道:“你在干嘛?”夏四毛忙说没什么,提了米袋子走人。

  《贫困时代》第二章放牛娃学生娃63、荒年的牛不见了

  可是于亮、牛娃几个看到了,跟过来说:“你这是搞国家的鬼呀。怕有一斤多啊?”

  夏四毛说:“这不能怪我,鬼要那漏斗不关缝啊。”

  于亮说:“见者有份,你该请我们客,不然我就告诉别人。”

  夏四毛忙说:“别,我又没说不请客。那我去买包烟抽吧。”

  一听说买烟,同来的小伙伴们都同意。于是大家簇拥着夏四毛往街上唯一的百货商店走去。

疑地说:“您找错了没有?”营业员说:“没错啊。收你五毛钱,找你四毛一。”“那这烟多少钱一包?”“九分钱啊。”“不要。太便宜了。”大家也纷纷附和道:“是太便宜了,比鸡公烟还便宜呢。”营业员道:“那你要买多贵的?”“两毛左右吧。”那就是圆球了。”“好,就买圆球。”于是,小伙伴们每人都抽上了一支烟。

  当运东从旁边书柜上买了一本书过来时,夏四毛同样把烟也发给运东,运东却没有接。夏四毛说:“是你们说见者有份哪。你放心,我不会告诉老师的,也不会影响你的好成绩。”运东这才接了烟,不过还是没有点燃。

扁担时,就说过可惜了,有点马,凑合用吧。没想到第一个用的人是运东。翘的那一头很沉,像加了一些重量。但是运东不知道这些。他看到于亮就在前边,只背了一个袋子,就叫住于亮说:“我和你换起来挑吧。”于亮就把自己的十斤米放一头,再把运东的两个袋子放一头,拼成了一副担子。首先由于亮挑。走了几步,于亮感觉不行,于是放下来。运东忙问怎么样。于亮说:“这扁担有问题。”他把扁担掉了个头,米袋子换了个边,马喝水的那头换上了自己那袋轻些的米,又挑起来往前走。十多岁的娃儿气力也只那么大,挑一会儿就要换肩。可这马喝水的扁担恰恰不好换肩。于亮很快就挑累了,歇在地上。运东赶紧去换。于亮说:“这扁担奈不何啊。还是分开吧,各弄各的。”于是,于亮还是背于亮的,运东还是挑运东的,只能各吃各的亏了。

  运东差不多是最后一个到家的。真是路途无远近,他的肩膀上磨去了皮,过了许多天才好。

  在一个春日融融的下午,生产队赶到南边去敞了几个月的牛群回来了。

  运东一听到消息,马上就在屋里找出了牛绳牛栓,急忙赶去牵牛。当他快到名堂那儿时,空着手回家的木生对他说:“你还想去牵牛啊?我家和你家的牛都没了。”

  运东诧异地望着他说:“怎么没了?”

  木生说:“我也不晓得。听一个老头说是卖了。”

  运东不信,继续往名堂那儿去。木生也折回头,跟在后面说:“我不哄你,你不信就到名堂里看,还有没有你家的牛。”

  《贫困时代》第二章放牛娃学生娃63、荒年的牛不见了

  有人找到自家的牛,就上了牛栓,牵了往回走。名堂里还剩了不少的牛。这情景与去年把牛赶出去时有些相像。不同的是运东怎么也看不到自己的牛了,当然也没有看到木生家的牛。看来木生并没有骗他。可他不明白,去年不是有人说春暖花开的时候,牛就回来了吗?怎么会有牛不见了呢?运东有些茫然地站在那里,手却在不停地摆弄着牛绳牛栓。

  去前湾后湾喊人牵牛的胡家幺爹打了回转,他看到运东就说:“运东啊,你家的牛没了,你也不必在这里找了。”

  运东说:“怎么就……单单少了我家的牛……”

  胡家幺爹说:“不只少了你家的牛,还有木生家的,还有几匹老牛,队长叫我们卖了。”

  “卖了?卖哪儿了?”

  “卖哪儿我们就不是蛮清楚了。汉阳汉口都说不准,反正是当菜牛卖了。”

  旁边的木生说:“菜牛?什么是菜牛?”

  胡家幺爹说:“你们这些娃们不懂啊。你们没听说一句老话,叫做‘人老不值钱,牛老不耕田’,牛不能耕田了,就只有卖给人家宰场了,杀了吃牛肉呢。”

  运东道:“我家的牛不是老牛啊?”

  “对对,听我跟你们说啊。卖牛那天,七匹老牛都择好了,可数来数去有八匹,原来是你家的那匹牛跑进去了。我们怎么也把它赶不出来。你家的那牛跟木生家的老沙牛是母子,从来就不脱伴儿。它准是看到那老沙牛要走了,所以拼命也要跟着一起走。我们几个老头一合计,多卖一头少卖一头也没多大关系。还怕硬把牠们分开了,你家那牛再跑了也是个麻烦,于是就……”牛群那儿有个老头在喊胡家幺爹。他一边答应一边走了。

  运东还跟在后面一步步地问:“我家那牛后来怎么样了?我家那牛现在是死是活呢?”

  胡家幺爹应付道:“那谁晓得呢?人家是宰场,当然是要杀了。不过,要是看那牛年轻,杀了可惜,再卖一家也说不定……反正我也说不清楚了。”

  运东再问下去也是白搭,只好怏怏不乐地回家了。

  《贫困时代》第二章放牛娃学生娃63、荒年的牛不见了

  达度简介:本名应才兵,湖北仙桃人,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已在《中国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著有中短篇小说集《直人横人圆人弯人》,《就这样把你征服》,长篇小说《贫困时代》,长篇报告文学《体操神话》,军旅报告文学《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尘封七十年的抗日名将曾锡珪》等。《体操神话》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入选《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在湖北洪湖市定点深入生活,完成长篇小说《贫困时代》,被称为江汉平原版“平凡的世界”,“一部精彩呈现江汉平原地域史诗的力作”。

  了解更多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