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民间故事:被拐卖的女疯子

www.tjlianghao.com2019-09-12

  2019 未闻故事

  1、春天

  独眼龙用五十块钱买了一个老婆!!!

  这消息连同那三个惊叹号像三块大粪自天而降,臭味很快在春风的搅拌下传遍了整个六井村。

  不少闲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纷纷跑去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比看狗打架强。看过之后,就都聚到村委会旁边林歪嘴开的小卖部里交换意见。

  一脸压抑的蟹壳脸说,“没什么值得羡慕的,那是个疯子,你看那眼神,直愣愣的,蓬头垢面,满脸泥巴,看着叫人恶心……”

  

  正在吃九制陈皮的胖冬瓜讥讽说,“得了吧老蟹,你老婆倒是不疯,可长得跟母夜叉似的,不,比母夜叉还母夜叉,叫我白上都不干,那疯子虽说疯,可既年轻又有几分姿色,你看那两只奶子,啧啧……”

  胖冬瓜说着咂了咂口中的陈皮,众人也跟着咂了咂嘴,但他们咂的是想像中的东西。

  秃子趁胖冬瓜咂嘴之机,伸手拿了一片九制陈皮吃,之后赞同地说,“就是,只要洗一洗,受用得很,莫说五十,五十五块我都愿意要,总比找小姐便宜。”

  谈到最后,众人就都嫉妒地说,想不到独眼龙还真有艳福,莫看他只有一只眼,可在价廉物美上,从来一瞄一个准!

  2、夏天

  此后,小卖部的话题就一直围绕独眼龙和他的疯女人展开,相当于官方文件中所说的主题词。

  蟹壳脸说,“我听林婆鸡笠助(当地男人常见的绰号)说,那是人贩子从杨梅火车站顺手牵羊带回来的,轻而易举就赚了独眼龙五十块钱。”

  不过,胖冬瓜说,“那女疯子可真叫独眼龙好受……”

  “是好受还是好受用?”爱咬文嚼字的蟹壳脸插话问。

  胖冬瓜不理蟹壳脸,继续说,“白天独眼龙把疯子关到屋里,疯子就在里边唱呀跳的,还砸东西,吃墙皮,撕衣服,不过,一干活回来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在现场观摩?”因翻过几页《十万个为什么》而生性多疑的秃子用哲学家一般的目光看了胖冬瓜一眼,质疑。

  胖冬瓜不屑一顾地反问,“我虽未在现场,但我就住在独眼龙隔壁,我怎么不知道?”

  蟹壳脸有些急不可耐地问,“干活回来后怎么样?接着“干活”?”

  胖冬瓜生了一会儿秃子的气,直到蟹壳脸为他买了一袋九制陈皮后才言归正传:“干活回来后,独眼龙就开始做……啊呸,你买这陈皮怎么不对味儿?”

  “怎么会不对味儿?一样是陈皮味儿,”蟹壳脸说,“独眼龙一干活回来就开始做什么?”

  胖冬瓜又拿出一块陈皮细细嚼了嚼,这才说,“就开始做饭。”

  这不是废话吗?蟹壳脸一脸失望地说。

  “怎么是废话?”胖冬瓜反驳,“疯子不会做饭。”

  “哦,那后来呢?”蟹壳脸又充满希望地问道。

  “后来就吃饭,跟疯子一道。”胖冬瓜边嚼陈皮边说。

  蟹壳脸有些心痛那袋九制陈皮,就说,“你龟儿子直接裸奔好不好?”

  “好”,胖冬瓜说,吃过晚饭后,“独眼龙就在天井里给女疯子洗澡,那疯子的身材的确不错,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简直就跟庞狗虫从城里垃圾堆中捡回来的那个两只奶子被摸得发黑的维也纳(据语意应为维纳斯”)差不多……”

  “就当着你的面?”秃子又用哲学家的质疑表情问道。

  胖冬瓜说,“就当着我的面,我住在独眼龙隔壁,他在天井里洗,我想不看都不行,独眼龙也不怕我看,他说反正是疯子,随便怎么看,再看也不会看掉一坨肉,反而越看越有成就感。”

  几个人笑了起来。

  “后来呢?”蟹壳脸猴急地跟踪追击。

  “洗完了,独眼龙就像扛一袋面粉一样把疯子扛进卧室,往床上一抛,之后就三下五除二地……”

  “我不信,瞎掰!”秃子哲学家表示公开怀疑,“如果说当着你的面洗澡我还半信半疑的话,那么当着你的面干那事我就十万个不相信,瞎掰!”

  “不信就算了,我还懒得讲。”胖冬瓜怒而“罢讲”。

  “我信我信……”蟹壳脸连忙陪笑,又给他买了一袋九制陈皮,之后探讨地问,“后来呢?”

  “关键是有人说我瞎掰。”胖冬瓜吃着第N袋不花钱的九制陈皮,继续“罢讲”。

  蟹壳脸怒而把秃子轰出去:“你龟儿子不信就不要来听!”

  胖冬瓜见蟹壳脸把秃子赶走后,觉得出了口气,就继续往下讲,但他是个诗人坯子,思维是跳跃性的,他再开口时已跳过了蟹壳脸感兴趣的细节:“有时疯子在床上还不老实,独眼龙就用布带把她的手脚捆到四根床柱上,成了他的床垫……”

  “ 啧啧,床垫……”光棍们发挥意识能动性,展开了丰富的想像。

  3、秋天

  胖冬瓜高兴地说,女疯子生了个男孩,可一点儿都不像独眼龙。

  蟹壳脸也跟着幸灾乐祸:“那肯定是人贩子下的种,你想嘛,他卖之前能不先来一腿?”

  胖冬瓜说,“生了儿子后,我听独眼龙说,他想把疯子转卖,叫我帮他留心一下买主,他当初买疯子的目的就是为了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他说我姓独,是独户,又是独生子,还是独眼龙,独家不能独独没有后代,所以……现在终于了了一件事情。”

  “可那儿子又不是他的种。”蟹壳脸继续幸灾乐祸地说。

  “这有什么关系”,胖冬瓜大度地说,“总归有了个儿子。”

  4、冬天

  胖冬瓜说,“独眼龙还真会做生意,他把女疯子卖了,得了二百五十块钱。”

  “ 卖给谁?”蟹壳脸问。

  胖冬瓜说,“铜鼓堡两个老光棍,是兄弟俩,那两个老光棍刚好把一头老母猪卖了,得了二百五十块钱,本想到发廊去找小姐,可半路杀出了个独眼龙,独眼龙说甭找了,我这儿有一个永久性的小姐,便宜卖给你们,四百块。”

  秃子听后,目光里又冒出十万个问号:“我不信,好像你在现场似的。”

  “对,我就在现场,我跟独眼龙一块儿赶的集,怎么着!”胖冬瓜愤怒地挑衅说。

  “你龟儿子不信就莫到这儿来听!”蟹壳脸又把秃子轰出小卖部,之后又按惯例买了一袋九制陈皮递给胖冬瓜,这才探讨地问道,“后来呢?”

  胖冬瓜嚼着那袋“一蟹不如一蟹”的九制陈皮说,“那两个老光棍嫌贵,拼命杀价,最后经讨价还价,就按老母猪的价格卖,他们叫女疯子站到猪行磅秤上称,一百零一斤,独眼龙倒也大方,说就算一百斤,来个整数。母猪价格是两块五一斤,所以卖了二百五十元。独眼龙快活了几个月,生了个儿子,还纯赚了两百块。”

  “独眼龙可真会做生意。”蟹壳脸羡慕地说。

  众人则发挥意识能动性,想像两个光棍把女疯子买回家后的相关细节。

  5、翌年春天

  听说女疯子死了,死因众说纷纭,但大多数人都相信胖冬瓜的说法,就是寡不敌众,唯独哲学家秃子以胖冬瓜未在现场为由,十万个不相信。

  女疯子死了,就像地球上死了一只小蚂蚁,无声无息。

  从此,在林歪嘴的小卖部里,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女疯子的任何话题。

  女疯子的儿子在村民们的玩笑和独眼龙的打骂中疯疯癫癫地长大……

  陈皮

  冬瓜

  服装

  孙二娘

  杨梅

  猪

  1、春天

  独眼龙用五十块钱买了一个老婆!!!

  这消息连同那三个惊叹号像三块大粪自天而降,臭味很快在春风的搅拌下传遍了整个六井村。

  不少闲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纷纷跑去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比看狗打架强。看过之后,就都聚到村委会旁边林歪嘴开的小卖部里交换意见。

  一脸压抑的蟹壳脸说,“没什么值得羡慕的,那是个疯子,你看那眼神,直愣愣的,蓬头垢面,满脸泥巴,看着叫人恶心……”

  

  正在吃九制陈皮的胖冬瓜讥讽说,“得了吧老蟹,你老婆倒是不疯,可长得跟母夜叉似的,不,比母夜叉还母夜叉,叫我白上都不干,那疯子虽说疯,可既年轻又有几分姿色,你看那两只奶子,啧啧……”

  胖冬瓜说着咂了咂口中的陈皮,众人也跟着咂了咂嘴,但他们咂的是想像中的东西。

  秃子趁胖冬瓜咂嘴之机,伸手拿了一片九制陈皮吃,之后赞同地说,“就是,只要洗一洗,受用得很,莫说五十,五十五块我都愿意要,总比找小姐便宜。”

  谈到最后,众人就都嫉妒地说,想不到独眼龙还真有艳福,莫看他只有一只眼,可在价廉物美上,从来一瞄一个准!

  2、夏天

  此后,小卖部的话题就一直围绕独眼龙和他的疯女人展开,相当于官方文件中所说的主题词。

  蟹壳脸说,“我听林婆鸡笠助(当地男人常见的绰号)说,那是人贩子从杨梅火车站顺手牵羊带回来的,轻而易举就赚了独眼龙五十块钱。”

  不过,胖冬瓜说,“那女疯子可真叫独眼龙好受……”

  “是好受还是好受用?”爱咬文嚼字的蟹壳脸插话问。

  胖冬瓜不理蟹壳脸,继续说,“白天独眼龙把疯子关到屋里,疯子就在里边唱呀跳的,还砸东西,吃墙皮,撕衣服,不过,一干活回来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在现场观摩?”因翻过几页《十万个为什么》而生性多疑的秃子用哲学家一般的目光看了胖冬瓜一眼,质疑。

  胖冬瓜不屑一顾地反问,“我虽未在现场,但我就住在独眼龙隔壁,我怎么不知道?”

  蟹壳脸有些急不可耐地问,“干活回来后怎么样?接着“干活”?”

  胖冬瓜生了一会儿秃子的气,直到蟹壳脸为他买了一袋九制陈皮后才言归正传:“干活回来后,独眼龙就开始做……啊呸,你买这陈皮怎么不对味儿?”

  “怎么会不对味儿?一样是陈皮味儿,”蟹壳脸说,“独眼龙一干活回来就开始做什么?”

  胖冬瓜又拿出一块陈皮细细嚼了嚼,这才说,“就开始做饭。”

  这不是废话吗?蟹壳脸一脸失望地说。

  “怎么是废话?”胖冬瓜反驳,“疯子不会做饭。”

  “哦,那后来呢?”蟹壳脸又充满希望地问道。

  “后来就吃饭,跟疯子一道。”胖冬瓜边嚼陈皮边说。

  蟹壳脸有些心痛那袋九制陈皮,就说,“你龟儿子直接裸奔好不好?”

  “好”,胖冬瓜说,吃过晚饭后,“独眼龙就在天井里给女疯子洗澡,那疯子的身材的确不错,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简直就跟庞狗虫从城里垃圾堆中捡回来的那个两只奶子被摸得发黑的维也纳(据语意应为维纳斯”)差不多……”

  “就当着你的面?”秃子又用哲学家的质疑表情问道。

  胖冬瓜说,“就当着我的面,我住在独眼龙隔壁,他在天井里洗,我想不看都不行,独眼龙也不怕我看,他说反正是疯子,随便怎么看,再看也不会看掉一坨肉,反而越看越有成就感。”

  几个人笑了起来。

  “后来呢?”蟹壳脸猴急地跟踪追击。

  “洗完了,独眼龙就像扛一袋面粉一样把疯子扛进卧室,往床上一抛,之后就三下五除二地……”

  “我不信,瞎掰!”秃子哲学家表示公开怀疑,“如果说当着你的面洗澡我还半信半疑的话,那么当着你的面干那事我就十万个不相信,瞎掰!”

  “不信就算了,我还懒得讲。”胖冬瓜怒而“罢讲”。

  “我信我信……”蟹壳脸连忙陪笑,又给他买了一袋九制陈皮,之后探讨地问,“后来呢?”

  “关键是有人说我瞎掰。”胖冬瓜吃着第N袋不花钱的九制陈皮,继续“罢讲”。

  蟹壳脸怒而把秃子轰出去:“你龟儿子不信就不要来听!”

  胖冬瓜见蟹壳脸把秃子赶走后,觉得出了口气,就继续往下讲,但他是个诗人坯子,思维是跳跃性的,他再开口时已跳过了蟹壳脸感兴趣的细节:“有时疯子在床上还不老实,独眼龙就用布带把她的手脚捆到四根床柱上,成了他的床垫……”

  “ 啧啧,床垫……”光棍们发挥意识能动性,展开了丰富的想像。

  3、秋天

  胖冬瓜高兴地说,女疯子生了个男孩,可一点儿都不像独眼龙。

  蟹壳脸也跟着幸灾乐祸:“那肯定是人贩子下的种,你想嘛,他卖之前能不先来一腿?”

  胖冬瓜说,“生了儿子后,我听独眼龙说,他想把疯子转卖,叫我帮他留心一下买主,他当初买疯子的目的就是为了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他说我姓独,是独户,又是独生子,还是独眼龙,独家不能独独没有后代,所以……现在终于了了一件事情。”

  “可那儿子又不是他的种。”蟹壳脸继续幸灾乐祸地说。

  “这有什么关系”,胖冬瓜大度地说,“总归有了个儿子。”

  4、冬天

  胖冬瓜说,“独眼龙还真会做生意,他把女疯子卖了,得了二百五十块钱。”

  “ 卖给谁?”蟹壳脸问。

  胖冬瓜说,“铜鼓堡两个老光棍,是兄弟俩,那两个老光棍刚好把一头老母猪卖了,得了二百五十块钱,本想到发廊去找小姐,可半路杀出了个独眼龙,独眼龙说甭找了,我这儿有一个永久性的小姐,便宜卖给你们,四百块。”

  秃子听后,目光里又冒出十万个问号:“我不信,好像你在现场似的。”

  “对,我就在现场,我跟独眼龙一块儿赶的集,怎么着!”胖冬瓜愤怒地挑衅说。

  “你龟儿子不信就莫到这儿来听!”蟹壳脸又把秃子轰出小卖部,之后又按惯例买了一袋九制陈皮递给胖冬瓜,这才探讨地问道,“后来呢?”

  胖冬瓜嚼着那袋“一蟹不如一蟹”的九制陈皮说,“那两个老光棍嫌贵,拼命杀价,最后经讨价还价,就按老母猪的价格卖,他们叫女疯子站到猪行磅秤上称,一百零一斤,独眼龙倒也大方,说就算一百斤,来个整数。母猪价格是两块五一斤,所以卖了二百五十元。独眼龙快活了几个月,生了个儿子,还纯赚了两百块。”

  “独眼龙可真会做生意。”蟹壳脸羡慕地说。

  众人则发挥意识能动性,想像两个光棍把女疯子买回家后的相关细节。

  5、翌年春天

  听说女疯子死了,死因众说纷纭,但大多数人都相信胖冬瓜的说法,就是寡不敌众,唯独哲学家秃子以胖冬瓜未在现场为由,十万个不相信。

  女疯子死了,就像地球上死了一只小蚂蚁,无声无息。

  从此,在林歪嘴的小卖部里,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女疯子的任何话题。

  女疯子的儿子在村民们的玩笑和独眼龙的打骂中疯疯癫癫地长大……

  陈皮

  冬瓜

  服装

  孙二娘

  杨梅

  猪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