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官网

首页 > 正文

幻界风云(16)地愁师徒

www.tjlianghao.com2019-07-29
?

  

  幻界风云(16)地愁师徒

  白雪皑皑,山风凛冽。时,大年初一。

  紫轩小筑外,张灯结彩,一幅喜庆景象。屋内,炉火熊熊,满室皆春。

  一五旬妇人倒背双手,仰头看着墙上那幅巨画。

  此画乃三年前游历紫禁城时,由京都才女馨荷所赠,画中所绘,江流奔腾,峰峦叠嶂,其间点缀着些许奇花异草、奇石异树,画意笔势纵横气象雄伟,端的是一片大好河山,只可惜画中隐隐透露着一股幽怨之气。

  巨画左侧有一首竖写七绝小诗,写的是:窗结凌花玉蕊凉,蜗居难舍泪双行。风摇高木窝巢落,颤雀寒天意沮惶。右上角从右至左四个大字——如此河山。落款:紫磬文字。

红袖添香。作者:红萼女士。

  看画的这位妇人不是谁,乃三才剑客中的地愁梦飞花是也!

  梦飞花站在画前端详良久,这才坐回椅中,端起杯子呷了一口清茶叹道:“如此大好河山,却充满污浊之气,实是令人惋惜……”

  隔窗望去,一白衣少年正在梅花桩上闪展腾挪拳脚翻飞,一招一式与手眼身法步配合得天衣无缝。

  妇人看在眼里,打心底笑出声来:“这孩子,确是天纵奇才,任何招式一点即透。想我地愁梦飞花当年初习武功之时,亦不如这般乖巧,假以时日,此子定当成为一派宗师。”

  正心怀弥慰间,那白衣少年翻身跃下梅花桩,向左侧厢房走去。梦飞花嘴角笑容渐渐凝结,她看出了什么?

  打开房门,地愁梦飞花喊道:“小山,你师弟呢?”

  白衣少年愕然止步:“师傅,你怎知我是岐小山?”

  梦飞花笑了:“你的易容之术虽然没有破绽,但你走路的形态却暴露了你是个娇娇女孩儿。说,你师弟去哪了?是不是又去了山下的网吧?”

  岐小山正待回答,却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花花,小痴回来了。”

  话音甫落,一个少年旋风般冲进屋内,解下披风,抖落雪花的同时对岐小山说道:“师姐,我说过多次,让你学学我的二十四般变化,你就是不肯,说什么那是斗战胜佛留给灵童的,你要是学了,花花又怎会看出真假小痴来?你那易容术虽然精妙,但相比我的变化之术来说只是浮云,你总说做人要坚守原则,真是笨蛋一只、傻瓜一个。”

  剧情演绎到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人物关系:花花,即是地愁梦飞花,岐小山、唐小痴为其两大弟子。师徒三人亦师亦友,彼此间的称呼毫无尊卑之分。岐小山入门较早,在天地双愁没有进行赌约之前已经出师。因梦飞花俗事繁多,且有自己的俱乐部需要经营打理,因此在十几年前将岐小山召回,让她代师授艺。唐小痴的武功绝大部分是师姐传授的,梦飞花于每年春节之期回山居住月余,给小痴做个小考的同时顺便传授一些技艺。

  话说岐小山听得师弟骂她笨蛋傻瓜,飞起一脚踢向唐小痴,唐小痴一个盘龙绕步躲开后叫道:“哟呵,有本事你再踢一脚试试?”

  岐小山错步跟进,双脚连环。小痴躲开第一脚,却没躲开第二脚,这一脚结结实实正中小腹。小痴虽有些吃痛,仍嬉皮笑脸说道:“臭师姐,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饶了你。”

  地愁梦飞花满脸笑意盎然阻止了姐弟胡闹:“痴小子,昨夜偷偷下山干嘛去了?”

  小痴回道:“山上没有电视,我下山找了个网吧看春晚直播了。”

  梦飞花问道:“感觉如何?”

  小痴呸了一口:“一年更比一年差。”

  岐小山插话道:“郎酒·红花郎杯元宵晚会你还去看吗?”

  小痴摇了摇头:“那些所谓的评奖全是玩虚的,越是资深学者跟普通观众反对的节目越能获奖,看了恼人,不看也罢。”

  梦飞花道:“春晚已成鸡肋,看了失望,不看又惦记,元宵颁奖晚会你若想看就去看吧,没必要再让小山扮成你的模样来糊弄为师。”

  岐小山跺脚急道:“师傅,你也太纵容师弟了。”

  梦飞花看了小山一眼:“你认为我在纵容他吗?未必。为人师者,有哪个愿意自己的弟子不成大器?只是每人教育方式不同而已。真正的爱,不是把他抱在怀里,而是要让他学会走路,这跟烹调菜肴是一个道理,烹调的水平影响着菜肴的味道,心情的状态左右着生命的优劣。我若将他封闭在山上,他又怎知江湖的险恶?他又怎能明白只有经历挫折才能让人奋发的道理?小山啊,有才而性缓,才是大才。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许多时候,人不是跌倒在自己的缺陷上,而是跌倒在自己的优势上,因为缺陷常常给人以提醒,而优势却常常使人忘乎所以。你师弟如不下山经历一些挫折,就算武功修为超过了你我,在决斗之期胜得了天愁旗下的七彩灵童又能怎样?将来走向江湖若遭遇小人算计,他又怎能采取措施进行有效防范?”

  小山小痴师姐弟听罢梦飞花此番语重心长之言,登时心明眼亮……(未完,待续)

  96

  唐小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65.7

  2019.07.25 09:01

  字数 1756

  

  幻界风云(16)地愁师徒

  白雪皑皑,山风凛冽。时,大年初一。

  紫轩小筑外,张灯结彩,一幅喜庆景象。屋内,炉火熊熊,满室皆春。

  一五旬妇人倒背双手,仰头看着墙上那幅巨画。

  此画乃三年前游历紫禁城时,由京都才女馨荷所赠,画中所绘,江流奔腾,峰峦叠嶂,其间点缀着些许奇花异草、奇石异树,画意笔势纵横气象雄伟,端的是一片大好河山,只可惜画中隐隐透露着一股幽怨之气。

  巨画左侧有一首竖写七绝小诗,写的是:窗结凌花玉蕊凉,蜗居难舍泪双行。风摇高木窝巢落,颤雀寒天意沮惶。右上角从右至左四个大字——如此河山。落款:紫磬文字。

红袖添香。作者:红萼女士。

  看画的这位妇人不是谁,乃三才剑客中的地愁梦飞花是也!

  梦飞花站在画前端详良久,这才坐回椅中,端起杯子呷了一口清茶叹道:“如此大好河山,却充满污浊之气,实是令人惋惜……”

  隔窗望去,一白衣少年正在梅花桩上闪展腾挪拳脚翻飞,一招一式与手眼身法步配合得天衣无缝。

  妇人看在眼里,打心底笑出声来:“这孩子,确是天纵奇才,任何招式一点即透。想我地愁梦飞花当年初习武功之时,亦不如这般乖巧,假以时日,此子定当成为一派宗师。”

  正心怀弥慰间,那白衣少年翻身跃下梅花桩,向左侧厢房走去。梦飞花嘴角笑容渐渐凝结,她看出了什么?

  打开房门,地愁梦飞花喊道:“小山,你师弟呢?”

  白衣少年愕然止步:“师傅,你怎知我是岐小山?”

  梦飞花笑了:“你的易容之术虽然没有破绽,但你走路的形态却暴露了你是个娇娇女孩儿。说,你师弟去哪了?是不是又去了山下的网吧?”

  岐小山正待回答,却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花花,小痴回来了。”

  话音甫落,一个少年旋风般冲进屋内,解下披风,抖落雪花的同时对岐小山说道:“师姐,我说过多次,让你学学我的二十四般变化,你就是不肯,说什么那是斗战胜佛留给灵童的,你要是学了,花花又怎会看出真假小痴来?你那易容术虽然精妙,但相比我的变化之术来说只是浮云,你总说做人要坚守原则,真是笨蛋一只、傻瓜一个。”

  剧情演绎到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人物关系:花花,即是地愁梦飞花,岐小山、唐小痴为其两大弟子。师徒三人亦师亦友,彼此间的称呼毫无尊卑之分。岐小山入门较早,在天地双愁没有进行赌约之前已经出师。因梦飞花俗事繁多,且有自己的俱乐部需要经营打理,因此在十几年前将岐小山召回,让她代师授艺。唐小痴的武功绝大部分是师姐传授的,梦飞花于每年春节之期回山居住月余,给小痴做个小考的同时顺便传授一些技艺。

  话说岐小山听得师弟骂她笨蛋傻瓜,飞起一脚踢向唐小痴,唐小痴一个盘龙绕步躲开后叫道:“哟呵,有本事你再踢一脚试试?”

  岐小山错步跟进,双脚连环。小痴躲开第一脚,却没躲开第二脚,这一脚结结实实正中小腹。小痴虽有些吃痛,仍嬉皮笑脸说道:“臭师姐,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饶了你。”

  地愁梦飞花满脸笑意盎然阻止了姐弟胡闹:“痴小子,昨夜偷偷下山干嘛去了?”

  小痴回道:“山上没有电视,我下山找了个网吧看春晚直播了。”

  梦飞花问道:“感觉如何?”

  小痴呸了一口:“一年更比一年差。”

  岐小山插话道:“郎酒·红花郎杯元宵晚会你还去看吗?”

  小痴摇了摇头:“那些所谓的评奖全是玩虚的,越是资深学者跟普通观众反对的节目越能获奖,看了恼人,不看也罢。”

  梦飞花道:“春晚已成鸡肋,看了失望,不看又惦记,元宵颁奖晚会你若想看就去看吧,没必要再让小山扮成你的模样来糊弄为师。”

  岐小山跺脚急道:“师傅,你也太纵容师弟了。”

  梦飞花看了小山一眼:“你认为我在纵容他吗?未必。为人师者,有哪个愿意自己的弟子不成大器?只是每人教育方式不同而已。真正的爱,不是把他抱在怀里,而是要让他学会走路,这跟烹调菜肴是一个道理,烹调的水平影响着菜肴的味道,心情的状态左右着生命的优劣。我若将他封闭在山上,他又怎知江湖的险恶?他又怎能明白只有经历挫折才能让人奋发的道理?小山啊,有才而性缓,才是大才。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许多时候,人不是跌倒在自己的缺陷上,而是跌倒在自己的优势上,因为缺陷常常给人以提醒,而优势却常常使人忘乎所以。你师弟如不下山经历一些挫折,就算武功修为超过了你我,在决斗之期胜得了天愁旗下的七彩灵童又能怎样?将来走向江湖若遭遇小人算计,他又怎能采取措施进行有效防范?”

  小山小痴师姐弟听罢梦飞花此番语重心长之言,登时心明眼亮……(未完,待续)

  

  幻界风云(16)地愁师徒

  白雪皑皑,山风凛冽。时,大年初一。

  紫轩小筑外,张灯结彩,一幅喜庆景象。屋内,炉火熊熊,满室皆春。

  一五旬妇人倒背双手,仰头看着墙上那幅巨画。

  此画乃三年前游历紫禁城时,由京都才女馨荷所赠,画中所绘,江流奔腾,峰峦叠嶂,其间点缀着些许奇花异草、奇石异树,画意笔势纵横气象雄伟,端的是一片大好河山,只可惜画中隐隐透露着一股幽怨之气。

  巨画左侧有一首竖写七绝小诗,写的是:窗结凌花玉蕊凉,蜗居难舍泪双行。风摇高木窝巢落,颤雀寒天意沮惶。右上角从右至左四个大字——如此河山。落款:紫磬文字。

红袖添香。作者:红萼女士。

  看画的这位妇人不是谁,乃三才剑客中的地愁梦飞花是也!

  梦飞花站在画前端详良久,这才坐回椅中,端起杯子呷了一口清茶叹道:“如此大好河山,却充满污浊之气,实是令人惋惜……”

  隔窗望去,一白衣少年正在梅花桩上闪展腾挪拳脚翻飞,一招一式与手眼身法步配合得天衣无缝。

  妇人看在眼里,打心底笑出声来:“这孩子,确是天纵奇才,任何招式一点即透。想我地愁梦飞花当年初习武功之时,亦不如这般乖巧,假以时日,此子定当成为一派宗师。”

  正心怀弥慰间,那白衣少年翻身跃下梅花桩,向左侧厢房走去。梦飞花嘴角笑容渐渐凝结,她看出了什么?

  打开房门,地愁梦飞花喊道:“小山,你师弟呢?”

  白衣少年愕然止步:“师傅,你怎知我是岐小山?”

  梦飞花笑了:“你的易容之术虽然没有破绽,但你走路的形态却暴露了你是个娇娇女孩儿。说,你师弟去哪了?是不是又去了山下的网吧?”

  岐小山正待回答,却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花花,小痴回来了。”

  话音甫落,一个少年旋风般冲进屋内,解下披风,抖落雪花的同时对岐小山说道:“师姐,我说过多次,让你学学我的二十四般变化,你就是不肯,说什么那是斗战胜佛留给灵童的,你要是学了,花花又怎会看出真假小痴来?你那易容术虽然精妙,但相比我的变化之术来说只是浮云,你总说做人要坚守原则,真是笨蛋一只、傻瓜一个。”

  剧情演绎到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人物关系:花花,即是地愁梦飞花,岐小山、唐小痴为其两大弟子。师徒三人亦师亦友,彼此间的称呼毫无尊卑之分。岐小山入门较早,在天地双愁没有进行赌约之前已经出师。因梦飞花俗事繁多,且有自己的俱乐部需要经营打理,因此在十几年前将岐小山召回,让她代师授艺。唐小痴的武功绝大部分是师姐传授的,梦飞花于每年春节之期回山居住月余,给小痴做个小考的同时顺便传授一些技艺。

  话说岐小山听得师弟骂她笨蛋傻瓜,飞起一脚踢向唐小痴,唐小痴一个盘龙绕步躲开后叫道:“哟呵,有本事你再踢一脚试试?”

  岐小山错步跟进,双脚连环。小痴躲开第一脚,却没躲开第二脚,这一脚结结实实正中小腹。小痴虽有些吃痛,仍嬉皮笑脸说道:“臭师姐,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饶了你。”

  地愁梦飞花满脸笑意盎然阻止了姐弟胡闹:“痴小子,昨夜偷偷下山干嘛去了?”

  小痴回道:“山上没有电视,我下山找了个网吧看春晚直播了。”

  梦飞花问道:“感觉如何?”

  小痴呸了一口:“一年更比一年差。”

  岐小山插话道:“郎酒·红花郎杯元宵晚会你还去看吗?”

  小痴摇了摇头:“那些所谓的评奖全是玩虚的,越是资深学者跟普通观众反对的节目越能获奖,看了恼人,不看也罢。”

  梦飞花道:“春晚已成鸡肋,看了失望,不看又惦记,元宵颁奖晚会你若想看就去看吧,没必要再让小山扮成你的模样来糊弄为师。”

  岐小山跺脚急道:“师傅,你也太纵容师弟了。”

  梦飞花看了小山一眼:“你认为我在纵容他吗?未必。为人师者,有哪个愿意自己的弟子不成大器?只是每人教育方式不同而已。真正的爱,不是把他抱在怀里,而是要让他学会走路,这跟烹调菜肴是一个道理,烹调的水平影响着菜肴的味道,心情的状态左右着生命的优劣。我若将他封闭在山上,他又怎知江湖的险恶?他又怎能明白只有经历挫折才能让人奋发的道理?小山啊,有才而性缓,才是大才。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许多时候,人不是跌倒在自己的缺陷上,而是跌倒在自己的优势上,因为缺陷常常给人以提醒,而优势却常常使人忘乎所以。你师弟如不下山经历一些挫折,就算武功修为超过了你我,在决斗之期胜得了天愁旗下的七彩灵童又能怎样?将来走向江湖若遭遇小人算计,他又怎能采取措施进行有效防范?”

  小山小痴师姐弟听罢梦飞花此番语重心长之言,登时心明眼亮……(未完,待续)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